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線閱讀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嫁禍!

第五百八十六章 嫁禍!

        眼見云揚逸走,海皇瘋魔一般地追了出去!

        “攔阻他!”

        “給朕攔住他啊!”

        海皇拼命的怒吼著,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閃電,在他身后的海族強者們也都勉力掙扎站起身,除了那三位最倒霉腦漿迸裂還未恢復過的圣人級數海眾之外,余者盡都不顧自身修為還遠遠沒有恢復,全都是歪歪扭扭跌跌撞撞的跟了出去。

        在場所有海眾,有一個算一個盡都心急如焚,膽戰心驚。

        鎮海神杖,妖族傳承了偌久歲月的不世神器,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搶了!

        而且還是在將近三十位海族頂峰強者的眼底下,被搶了!

        這件事,簡直就是聽一聽都感覺荒謬,只做笑談!

        但,偏偏就發生了!

        云揚狂風一般沖出大殿,迎面就撞上了一隊足有數千人的海族武士。

        云揚二話不說徑自撞了進去,完全沒有抗衡余地,承受云揚正面沖擊的數百武士直接被撞得化作了漫天碎肉,而云揚這一撞,卻是從這數千人隊伍之中生生撞出來一條血胡同,滿目盡是淋漓鮮血,血灑長空。

        這一切來得實在太過變生肘腋,那隊海族武士修為實力遠遠不及,根本就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云揚已經奪路闖過了,跟著又聞轟的一聲脆響,卻是云揚去勢有余未盡,直接沖破了水中屏障,進入了茫茫大海中。

        云揚勉力逃出海皇城范疇,還未來得及道一聲僥幸,卻倍覺沉重至極的創傷與無力感油然襲來,他情知自己此際尚未算真正脫身,半點不敢放松心神,強催水相神通,又再度將自己化作了一點水滴,向著上方快速前進!

        總算剛才諸海眾聯手催動的鎮海神杖威能僅止于方興未艾,便即被云揚一刀中止,否則此刻化水逃遁,只怕都要作繭自縛,作法自斃!

        海皇追蹤云揚幾乎就是身前身后的沖出來,卻已經不見了云揚的蹤跡,又是一聲厲吼,海皇化相陡然間出現,卻是三頭八臂的娜迦真身,一道凜然光幕,瞬間籠罩海域。

        目光所及的海水盡數化作了碧海藍天的結合體。

        合該滿目碧海中有一點白色光鮮,好似飛一般向著上方急疾沖去。

        “他在那邊!”

        “海族總動員令!”

        “不惜一切代價,抓捕云尊!”

        “所有圣君圣尊圣人,全部出動,不惜代價,不計傷亡!”

        “封禁海面!”

        “封禁海水!”

        “務必要將云尊滅殺在海水之中!”

        海皇一邊向著海面急沖,一邊連連下令。

        令行禁止,隨著海皇之令,整個大海都動蕩了起來。

        無數的海族強者,紛紛分波踏浪,撕裂虛空與海水,直撲海面,聲勢之隆,前所未見。

        一時間,整個大海好似開鍋一般翻騰了起來。

        ……

        鵬皇等猶自在山頂守衛,提防云揚再來搞破壞。

        正自無聊之間驀然看到整個海水都發出了絢爛金光,然后很快就熄滅了,隨即又再次發出更耀眼的金光……

        “海族瘋了,這是接連兩次的催動神杖威能!?”

        眾位皇者對于眼前所見表示了萬二分的不解起來。

        再過片刻之后,就看到海水好似開鍋一樣的翻騰起來。

        這又是鬧哪一出啊?!

        “難不成竟是發生了大戰?”

        鵬皇鷹皇等都是目不轉睛的關注著,心中還生出幾分幸災樂禍的意味。

        看來海族的這幫家伙是出大事了,該!

        嗯,就是不知道是某個海族巨頭覬覦海皇握有鎮海神杖,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什么變故呢?

        就在諸皇凝目專注之際,但見下方海水轟然爆炸一般的四散分開,一道若隱若現的白光,裹挾著無量海水,沖天而起。

        就只得一閃而過,旋即就在半空中消失不見了。

        幾乎不差先后,一道三頭八臂的偉岸身影,同樣裹挾著滔天海浪,也飛一般沖了上來,一聲驚天暴吼:“云尊!留下神器!”

        徑自沖到了空中之上,大打出手,四方開殺。

        那偉岸身影立身的空間左近,分明沒有任何人影,但海皇就那么狂轟亂炸一般的連出猛招,似乎在與一個隱形人在戰斗。

        再片刻之后,海面上又有許多的海族強者冒了出來,數目之多,仿佛所有海族強者盡皆匯聚一堂,齊集一地,聲勢空前。

        驀然,隨著天際海皇的一聲暴喝,空中傳出來一聲隱隱約約的悶哼。

        一道身影,終于顯現身形。

        真是云揚,踉踉蹌蹌的連連后退,遍體鱗傷,渾身上下鮮血淋漓,幾乎都找不到好肉。

        鵬皇等諸皇眼見這一幕,盡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這位玄黃云尊還真是膽大包天,居然真跑到海底下搗亂去了。

        只是……他到底做了什么?

        居然讓海皇以這般瘋狂之姿,豁盡老命一般的找上他呢!?

        之前那么嚴重的破壞,海皇也只是僅限于指揮,并未親身出手,如今不僅動手了,而且還動用了本身法相真身,剛才那一連串的攻擊更是盡出自身極招,端的是什么都不顧了,招招都是與敵偕亡。

        端的不計代價,不惜一切!

        還有那一眾的海族頂峰戰力,一個個的全都一副是元氣大傷重傷未愈的樣子,站都站不穩的款,居然還都奮不顧身的撲了上去。

        一個個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云揚一口就活活的吞了一般,這得多大仇,多大怨恨,才能至此!

        眼看著云揚被從空中打了出來,再到被數十位圣人級別強者群起圍攻,一共也就不過一眨眼不到的時間!

        這等架勢,連鵬皇看了都要感覺心底發寒,冷汗遍身。

        這要換成我……這時候恐怕早就被打爆了吧?

        眼看著云揚在空中長嘯連連,鼓勇奮戰不息,鵬皇等眼神復雜莫名。

        縱使心中再如何的不愿意承認,但是現在,這個曾經以圣尊修為在妖族販賣各種果實騙人撈好處的玄黃云尊,此刻已經成長到自己各位妖族皇者都望塵莫及需要需要仰視的高度了。

        他的修為,已經不僅僅是低于鳳皇妖皇,而是足堪并駕齊驅,不落下風了!

        此時此刻,以一己之力,力抗海族以海皇為首的將近六十位圣人群起圍攻,尤能負隅頑抗,努力掙命!

        縱使渾身傷痕,縱使傷勢沉重,縱使只得防守之功,全無還手之力,但縱觀整個玄黃界的所有強者,都不得不承認;云揚已經是與妖皇、海皇、鳳皇,這站在最最巔峰的強者站在同一高度的蓋世巨擘了!

        “云揚現在這是已經徹底成了氣候!”

        鵬皇語氣盡是唏噓意味。

        回想這位玄黃云尊一路走來,勇猛精進,就連他這位一族皇者都要忍不住予以贊嘆。

        不過圣尊級數修為,化身進入妖族,攪動風云,把整個妖族搞得天下大亂,內部更呈分裂之勢。

        承受妖族封天禁法,滿天下通緝之余,猶自安然無恙返回玄黃,之后再次到來,便已經進階成就圣人層次;這一來就沒有再回去,一直就在這邊搗亂,與鷹皇戰,與鳳皇戰,與虎皇戰,與豹皇,現在又與海皇戰……

        每一戰,都是九死一生的極端之戰!

        即便妖族圣人級數修者不在少數,但還真沒妖有云揚這么豐富的同級戰力對戰經歷!

        完全可以說,這位玄黃云尊在妖族的經歷,每一時每一刻,都是在拎著腦袋玩命。

        這么多次危險,這么多次的冒險,這么多次的極端對戰,鵬皇等一想起來都不禁要覺得渾身大汗,不寒而栗。但他卻就一路這么走了過來!

        沒有隕落,就這么一路成長到了現在!

        “玄黃云尊,不愧是一代人杰!蓋世天驕!吾不及也!”

        鵬皇忍不住嘆口氣,想起自己,是不是這些年過得太過于安逸了呢?

        ……

        即便身負重創,即便體力已經損耗殆盡,云揚仍舊運刀如飛,刀光便如冷電橫空一般,在長空中縱橫來去!

        圍攻云揚的一眾海族強者每一個的身上都難免出現無多傷口,鮮血噴濺不已,不斷從空中灑落!

        然而云揚的不屈不撓,并沒有令到所有海族強者有任何的退讓,所有的海眾此際都如同瘋了一般,高呼酣戰,絕不退縮!

        云揚的形勢不免越來越是危險,越來越惡劣起來。

        自從出了海面,無論是云揚還是海族高手,就再也沒人說過一句與這場大戰相關的話題。

        在旁冷眼觀戰的鷹皇突然眼睛一亮:“海皇剛出來的時候,急怒攻心之下,曾經說了一句:云揚,放下神器!難不成云揚竟是盜竊了海族的什么神器,這才引動了海族的大舉圍殺,不死不休?”

        他的眼睛越來越是亮了起來:“那……云揚奪走了的神器會不會是鎮海神杖呢?!”

        說到鎮海神杖四個字的時候,鷹皇的身軀竟壓抑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鵬皇虎皇等的目光也如探照燈一般亮起來。

        這世上,一共才幾件神器?

        能夠稱得上神器這兩個字的,貌似……目前來說,只有一柄?

        又是轟然一聲巨響。

        云揚的身子在半空中如同斷線風箏一般的飛了出去;一路倒飛,身上仍自呼呼呼的不斷增加著新傷痕,不過是一瞬之間,新傷痕就又多了五六十道!

        云揚拼命也似的怒吼一聲,紫氣橫天,紫玉簫轟然再現,這時卻再不琢磨施出什么招法,盡都歸于暴力反撲,卻是將一位高階圣人的身軀攔腰打斷,自中斷裂,一擊得手之余徑自怒喝道:“海皇!你就算是今天殺了我,那鎮海神杖卻也休想要拿回去!!”

        他倒退的方向,赫然便是鵬皇等這邊。

        海皇勃然暴怒:“你找死!”

        自這場圍毆開始以來,他一直以最兇猛的攻勢壓制著云揚,讓他連喘氣的功夫都找不到,更不會有時間說話,為的不外就是不讓他開口說話,形成額外的變數!

        如今,這家伙明明已至是強弩之末,隨時可能敗亡,卻偏偏被他找到了這么一個機會!

        而這一句話,卻可能造成傾覆這一戰結果的可能性!

        果不其然,隨著云揚一句話出口,彼端山頭上觀戰的不下三四十位妖族圣人,一個個的眼睛都瞪得溜圓,一瞬不瞬的照看,好似唯恐錯漏了任何一點點的信息。

        下一刻,一直在袖手旁觀的鵬皇一聲長嘯,率先騰飛而起。

        幾乎在同時,鷹皇等也齊齊飛身而起,急疾而往,接著虎皇豹皇也盡皆動作……

        無數的妖族強者,一窩蜂的撲了過來。

        海皇見狀狂怒萬狀:“鵬皇!你們要做什么?!”

        鵬皇厲聲笑道:“做什么?主持一點公道罷了,吾等看著你們以多打少,仗勢欺人實在是有違道義,吾等替天行道啊!”

        海皇暴怒道:“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么么?你們這是在相助人類,難不成你們要引起海族與妖族大戰不成?現在可是兩族合作時期!你們這般行事,是源自妖皇的授意么?”

        鵬皇哈哈大笑:“朕何時意欲破壞兩族合作了,這云尊雖然是人族,卻也是我們妖族狐皇與貓祖的結拜兄弟,自然也是吾等的故舊,無論如何,我們怎么要給那兩位兄弟的一點面子,不能任由他們的兄弟讓你們以眾凌寡,一朝隕落!”

        說話間,眾妖皇距離云揚已經不遠。

        云揚聞言哈哈大笑:“鵬皇鷹皇果然是我大哥的好兄弟,相信兩位兄長身在九泉,猶自含笑。”

        這句話甫出,鵬皇與鷹皇狐皇等人臉上盡都是通紅之色。

        事態緊迫,實在沒有強行介入的借口,諸皇迫于無奈使用狐皇的名頭,心底本就難受,再被云揚言語刺激,心底酸楚更甚。

        云揚此際臉色慘白,一身玄氣早已經所剩無幾,勉強還在運轉的生生不息神功,也已是舉步維艱,當真是堅持不下去了,急需一點點的喘息時間,否則又豈會出此下策,引諸妖皇來到左近。

        隨著鷹皇等妖族皇者強勢介入,海族攻勢雖然仍在繼續,卻到底是受到了影響,仍舊被圍攻的云揚總算是多了一點喘息余地,大抵是三方陷入了一種很微妙的僵持狀態,

        眼看妖族諸皇即將介入戰局,海族又氣又怒,不知是否該分兵攔阻妖眾,明明已經氣空力盡,勉力維系的云揚,突然將僅余的最后力量,盡數爆發了出來,非但將周遭圍攻者逼退,其人更直上九天之上!

        云揚看似脫困,實則不過曇花一現的無敵瞬間,這一擊已經消耗掉了僅余的玄氣功力,根本無力遠遁,甚至即便略有余力,同時面對多位以飛行著稱的禽屬妖皇,何能幸免?!

        下面,妖族海族的強者,一同悍然沖來,目標直指云揚,殺機四溢。

        然而,云揚又豈是妄然動作之輩,剛才那一下自然是有為而作,但聞其一聲長笑:“哈哈哈哈……這鎮海神杖既然我帶不走,那就交給你吧,鵬皇,不光是因為你對我援手,還有你尚記得狐皇二字!”

        %……

        辦公室音響沒聲音了,我找人來修,修了一下午發現,線路全搞了一遍,然后連上電試試,發現原來是停電了……

        我這個無語。

        我不懂也就罷了,氮素……你修音響的居然也不懂……我就感覺這簡直是太奇葩了……

        最后還付了一百塊……

        好幾個小時了,我到現在還沒郁悶過來。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