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在線閱讀 - 1534、我攤牌了

1534、我攤牌了

        而其他幾塊隕石,雖然也頗為不俗,其中一塊,甚至略帶一絲絲的仙道氣息,但卻都無法給李牧這種感覺。

        丁浩是何等人物?

        他感興趣的東西,必定是最為特殊的。

        別說是帶著仙道氣息的隕石,就算是真正的仙道法則凝結之石,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吧。

        唯有這塊黝黑隕石,絕對蘊藏著巨大的秘密。

        何五新和葉斐然兩人,一番觀察,小心核對。

        “真的是這塊。”

        兩人驚訝地看向李牧。

        李牧問龍王應廣,道:“這塊隕石,從何而來?”

        應廣苦笑道:“乃是昔年神戰時,不知道何方水族進獻而來,一直都留在低級寶庫中,未曾重視,今日若非是按照兩位小友的描述,前去尋找隕石,怕是它要低級寶庫中永不見天日了。”

        看來龍王和水族們,也不知道這塊隕石的來歷。

        最終,何五新和葉斐然兩個人,萬分感謝地帶著這塊隕石離開了。

        李牧托二人,向其師父問好。

        他倒是也想去與丁浩會面。

        但仔細想來,提升實力,才是第一位的。

        于是就在龍宮之中留下來,繼續修煉。

        龍宮之中,仙晶石充足,還有各種藥草,以及其他的武道資源。

        正是最適合的修煉場所。

        時間一日日過去。

        李牧的實力,在飛速地提升著。

        他前一世的修為,已經可以算是到頂。

        這一世修煉,去蕪存菁,速度更快。

        轉眼,就是一個月時間過去。

        李牧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上皇境。

        一路突破,毫無阻塞。

        在龍宮資源的堆砌之下,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同時,龍宮也派人前往大陸,時刻監察著各方的動向。

        尤其是會暗中保護李華和李建真,以及其他一些李牧的朋友。

        李牧得到龍宮水族的效忠,等于是一下子,有了一支強大的勢力,人間的各大勢力,都難以與龍宮水族相匹敵。

        他放心地將人間的一切,都交給老龍王。

        自己繼續閉關。

        轉眼,兩年的時間過去。

        李牧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道尊境。

        老龍王也先后求見,匯報了不少的事情。

        這一日,五爪金龍王又來求見。

        “嗯?”

        李牧聽完匯報,道:“這么說來,人間已經開始變化?”

        五爪金龍王恭敬地道:“是的,大地開始生長,疆域擴大,人間政權修建的許多公路,都已經被扯斷,尤其是在一些名山大川,瘋狂地滋長膨脹擴大,每一天都要變一個樣子……”

        李牧聽了,腦海里已經浮現出這樣的畫面。

        上一世的時候,相似的事情,都曾出現過。

        也是一開始的時候,名山大川出現異變,勾連秘境,變得無限廣袤。

        不過,上一世的時候,山川之外的大地,似乎并未如何變幻,所以鐵路、公路完好,地面公共交通依舊可以使用,倒是天空飛行交通,變得幾乎不可能,航程最遠的大型飛機,一次加油的飛行里程也未見得可以覆蓋到最短的兩個機場的距離。

        而這一世,聽五爪金龍王應廣的描述,似是不止天空,連地面都開始滋長拉扯。

        如此一來,鐵路和公路徹底無法利用。

        可以想象,兩年多時間過去,各個國家,怕是已經陷入到了混亂之中。

        疆域的突然增長,讓政權的覆蓋和管線,變得極為困難。

        武道昌盛已經成為必然。

        李牧記得很清楚,自己離開寶雞之前的那段時間,學校外面,已經是各種武館,習武修煉蔚然成風。

        兩年時間過去,只怕不僅是武館,各種幫派,宗門,以及新時代形式下的武道聯合體,必然是遍地開花,就連政府中,練武修道的人占得比重,必然已經開始增加。

        “帝君,您讓重點關注的天罡地煞魔頭,已經發現了許多,基本上都是占地為王,或者是附身在不同高位者的身上,在人間翻云覆雨,發展極快,不只是在華夏,在海外也有,與各國政府都有沖突,已經有坐大的趨勢,我們是不是要……”

        應廣做了一個敲打的手勢。

        李牧搖搖頭,道:“繼續監視即可,不用打草驚蛇。”

        應廣點頭。

        他脫困而出之初,對于外界,一無所知。

        這兩年多時間里,惡補了諸多的歷史知識,以及諸多現代化的信息,才明白外面發生了什么。

        諸天神佛皆不見。

        但是,他也能感覺到,勾陳大帝在布局。

        很顯然,不見,并不意味著消失不存在了。

        五爪金龍王是經歷過當年那場神戰的人物,昔年地位也極高,有著極為敏銳的直覺和預感,更是可以先于常人一步,捕捉到看似平靜的空氣之中那一絲絲微不可查的詭秘氣息。

        “我的父母和兄長,他們現在如何?”

        李牧又問道。

        應廣笑了笑。

        這個問題,是李牧每次必問的。

        可見,在主人的心目中,這一次轉世的親人,極為重要。

        “主人的四位父母,近況都不錯,云仙子在昆侖秘境中協助管理浩然正氣盟,李神醫每隔三月,在昆侖秘境中小住一月,然后會繼續行走華夏,懸壺濟世,名聲極大,各方都想要努力交好,至于令兄,大多數時候,都在游戲人間,依舊隱藏了自己大部分的身份,與那個叫做安晴的女孩子,是一對戀人,感情不錯。”

        應廣回答道。

        李牧點點頭。

        本來,他當初讓李建真退學之后,是想要將他安插在天殿中去,為國效力。

        沒想到后來發生了諸多的事情,沒辦法安插了。

        于是干脆將李建真放養了。

        兩年時間,倒也送去了不少的資源,供他修煉。

        李牧也不想給他的身上,加太多的擔子。

        讓他明白修煉界的艱辛即可。

        “按照主人的要求,您的身份,暫時依舊是保密狀態,除了昆侖秘境,外界的人,知道的不多。”

        龍王應廣又補充道:“只是,當日大澤之戰,觀看的人有很多,難免有消息走露,好在您的家人并未在當日出現過,暫時他們與您的關系,還沒有人知道,華夏有人知道您是李牧,但卻沒有將您和那位浩然正氣盟的少盟主聯系在一起,這幾年,我們也拔除了不少不安全因素。”

        李牧聽完,滿意地點點頭,道:“很好,繼續保持。”

        他又問道:“上三天那邊,可有新的動靜?”

        龍王道:“先后有不下于十位使者,曾經來求見,代表不同的上三天勢力,但都我派人被驅逐了。”

        李牧又問道:“我們的暗樁,放出去了嗎?”

        龍王道:“已經有一百位精心挑選水族精銳,成功進入到了上三天,扮演不同的角色,隨時恭候主人的降臨。”

        李牧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這就是有自己的勢力的好處。

        自己在這里閉關,所需籌劃之事,自然有人去完成。

        “很好,繼續保持下去,我正在沖關的重要時刻,沒有什么重要事情,不要再來打擾我。”

        李牧道。

        “是,主人。”

        五爪金龍王應廣退下去之后,李牧繼續修煉。

        轉眼,又是一年時間過去。

        李牧的修為,終于達到了上一世在混沌世界時候的巔峰——

        武道皇帝境界。

        再往前一步,就是仙界的境界了。

        刀法刀意。

        時間奧義。

        這兩大法則,是李牧掌握的最強戰力。

        其次則是肉身,雷電,火焰。

        靜極思動。

        李牧仔細算一算,這三年多時間的修煉,耗費了大量的龍宮儲存,是時候暫停了。

        不能竭澤而漁,逮著一頭羊一直薅羊毛。

        畢竟龍宮之中,其他的水族,修煉也需要資源。

        而且,在達到了武道皇帝的境界之后,龍宮之中的諸多普通寶物,對于修為的增長,增益已經不是很大了。

        正當李牧準備出關時,五爪金龍王應廣急匆匆地前來求見。

        “主人,令兄在人間,遇到了一些麻煩。”

        應廣道。

        李牧從修煉靜室中走出來,道:“什么麻煩?”

        ……

        ……

        “建真哥,你走吧,我們分手吧,我不能害了你。”

        安晴面色蒼白地道。

        西安市。

        大復蘇背景下的千年古都,煥發出新的光彩。

        一座古色古香的酒樓中,李建真鼻青臉腫,一條手臂也軟綿綿地垂下,顯然是受傷不輕,頗為狼狽。

        但他的臉上,帶著不服輸的堅決之色,顯得很輕松,道:“小安安,不用怕,崆峒派這些老雜毛,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們,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還有一個神通無雙的弟弟呢。”

        艷麗美少女安晴,臉頰削瘦了許多。

        沒有化妝的她,逼人的美麗中,有一絲清純嬌憨。

        “我知道,可是……這次不一樣,還有我爸爸媽媽,他們也反對……”

        安晴掙扎著道。

        李建真撇了撇嘴,道:“你爸爸媽媽,更加好解決啊,呵呵,不是我說他們啊,他們就是見錢眼開,還有些勢力……像是這樣的人啊,其實更好解決。”

        安晴被逗的轉移了注意力,道:“不許這么說我爸媽……你,有什么辦法解決?”

        李建真嘿嘿笑了笑。

        然后,他猛然變得一本正經了起來:“唉,本來只想和你談一個普普通通正常人的戀愛,結果這么多的阻攔,好吧,我不隱瞞了,我攤牌了,其實,我是一個仙二代,凡間的富貴勢力,在我的面前,就是浮云,只要我要,只要我想,什么金錢地位,什么蓋世強者,都唾手可得。”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