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黎明之劍在線閱讀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

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

        寒風愈發冷冽,被卷起的旗幟拍打在金屬制的旗桿上,帶出陣陣風雷般的鳴響,要塞中的士兵們在緊急集合的命令下被迅速動員起來,來到城墻、哨塔、碉堡等各處戰斗位置上,一名身披深藍色短披風的騎士高舉著懸掛有窄邊燕尾旗的長槍,一路高呼著口令聲跑過整段城墻,在愈發昏沉的天色下,騎士鎧甲縫隙間的符文在城墻上劃過一道流光。

        馬里蘭收回望向城墻的視線,轉向跟隨自己多年的副官:“佩恩,那些提豐人還有多久抵達帕拉梅爾高地?”

        “兩小時內,”副官立刻答道,“如果在這之前雨沒有下起來的話。”

        “兩小時……”馬里蘭皺了皺眉,“偵察兵看清楚那支騎士團具體的旗號和規模了么?”

        “因為云層和敵人的獅鷲騎士干擾,視野很差,沒法判斷對方到底有多少人,但可以確定不是鐵河騎士團或黑鋼騎士團。”

        “不是鐵河騎士團和黑鋼騎士團?”馬里蘭怔了一下,臉上突然浮現出思索的神色。

        副官露出些許不解的表情:“是的,將軍——您想到什么了?”

        “……對面還帶著最后一絲謹慎,派出來的是冬狼軍團的常規部隊……或許這反而會成為我們的機會。”馬里蘭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神色嚴肅,思維轉的飛快。

        “他們應該是想要首先用常規騎士團查探陣地情況,鐵河騎士團或黑鋼騎士團在平原地區待命……那兩支騎士團有軍團級沖鋒戰技,一旦在平原上蓄積起足夠的力量,可以在短時間內摧毀城市級別的護盾……長風要塞的大護盾或許能擋住,但應該會擋的很艱難。

        “如果敵人的指揮官判斷出我們的防線上并沒有足夠的士兵,應該很快就能判斷出長風要塞也沒有足夠的守軍,到那時候鐵河騎士團就會發動沖鋒,即使無法一次破壞掉長風要塞的大護盾,也足以重創我們。更重要的是他們在這之后會進入長風要塞的近距離范圍,鐵王座沒法提供炮擊支援。

        “這很謹慎,戰術沒有絲毫問題,但會產生一個很致命的時間差……

        “鐵王座-零號現在在什么地方?!”

        副官略一思索:“最后一次通訊時正在進入卡隆谷地。”

        “他們的速度還能加快么?”

        副官皺了皺眉:“這可能會對動力脊造成很大負擔……之后應該需要一定程度的調整和維修。”

        “沒關系,在這之后的一段時間里它可以安安穩穩地停在帕拉梅爾高地,不用像上次一樣引著個暴怒的神明跨過整個平原,魔導技師們有時間慢慢修復它,”馬里蘭飛快地說道,“對菲利普將軍發信,請他再加快一些速度……只要鐵王座能夠及時抵達,提豐人將不足為懼。”

        “是,將軍!”副官高聲領命。

        馬里蘭深吸了一口氣,秋日風雨欲來的寒風穿過窗戶,吹進房間,在這蘊含著潮濕泥土氣息的風中,他輕聲自言自語著:“下雨吧……”

        雨似乎就要下起來了,但又好像還在被云糾纏,鐵王座深沉漆黑的裝甲車頭劈開濕潤的空氣,在風中越過了東境最后一個行省的邊界線,軌道兩旁的樹木和石塊在車窗外飛快地后退著,而伴隨著冷風一同抵達的,還有來自長風要塞的緊急通訊。

        “提豐人已經開始進軍,長風要塞局勢危急。”

        菲利普大踏步來到了鐵王座的中央控制臺前,詢問著操縱主動力脊的技術軍士:“速度還能提高么?”

        “已經最快了,將軍,”技術軍士高聲答道,“動力脊滿載,所有斥力單元都已經激活了。”

        “我們需要再快一點,”菲利普沉聲說道,“我授權你過載主動力脊——另外,把護盾的能量全部轉移到推進單元上。”

        一個轉折點正在臨近,菲利普隱隱約約察覺到了它的出現。

        這個轉折點就是提豐人的軍團級沖鋒和鐵王座的炮擊哪一個能先抵達前線。

        在這個時代,在常規的要塞攻防戰中,戰爭是漫長且遲緩的,一支傳統軍隊往往需要經年累月的圍攻才能決定一座要塞的存亡歸屬,這在舊安蘇王國內部的幾乎所有貴族戰爭中都是常態,但東境那些留守要塞的老兵提醒過,提豐的超凡者軍團已經改變了這種戰爭規則——

        提豐人將超凡者視作職業化的士兵,甚至從六歲就開始培養那些有基礎天賦的兒童,這些量產化的超凡者天賦很差,放在傳統法師眼中或許甚至不夠格當個學徒,但提豐人卻把他們集中起來,讓他們十幾年如一日地掌握那么一兩種能力,最終訓練出了特殊的超凡者軍團——那些士兵可能只懂得一個技能,只會騎士沖鋒或者一道閃電箭,但他們成千上萬地集結起來,便誕生了被稱作“軍團級法術”的可怕力量。

        在摒棄了超凡者無謂的“驕傲”以及舊式的“正統學派”束縛之后,這些專為戰爭而生的職業士兵或戰斗法師能夠在戰場上發揮出不亞于塞西爾魔導兵團的力量,他們大軍團集結起來,一旦蓄積起力量,就能短時間決定一場要塞攻防戰的勝敗。

        提豐人的這項關鍵改革執行了十余年,鑒于量產超凡者的成長周期,幾個王牌騎士團和法師團直到最近幾年才完成最終組建。在幾年前的第一次接觸中,當時的東境兵團就險些吃了大虧——如果不是提豐人對于軍團級法術的掌握還不夠熟練,再加上當時的塞拉斯?羅倫公爵反應及時,恐怕長風要塞早已淪陷了。

        但當時的安蘇王國仍然沉淪在歌舞升平中,沉淪在虛假糜爛的和平假象里——他們落后了整整一個時代,東境的危機卻沒有把他們驚醒,南境的炮聲也沒有把他們打醒。

        如今提豐人已經重新集結起了他們的超凡者軍團,當年交手中暴露出來的短板和缺陷應該已經得到彌補,但昔日的安蘇王國也已經脫胎換骨——新生的帝國軍團或許稚嫩,但只要時間上趕得及,長風要塞就頂得住。

        如果長風要塞首先在提豐人的軍團級法術打擊下失去戰斗力,那么鐵王座即便抵達帕拉梅爾高地也無法獨自支撐下來,如果鐵王座首先抵達炮擊位置,那么還沒有做好準備的提豐超凡軍團就將遭到重創。

        兩個國家糾纏了這么久,轉折點就被壓縮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了。

        技術軍士把手伸向了控制臺下面的一個隱藏機關,轉動鑰匙之后,控制臺上一塊原本鎖定的蓋板“啪嗒”彈了起來。

        一個醒目的大紅按鈕出現在蓋板下的凹槽中,按鈕上只有幾個單詞:全系統過載。

        大紅按鈕被用力拍下,極其短暫的延遲之后,整輛列車瞬間一震,所有的機械裝置都發出了低沉的嘶吼,所有的魔力單元的嗡嗡聲都變得響亮高亢起來。

        鐵王座兩側下方的裝甲板在機械結構的推動下張開了一道道縫隙,暗淡的紅光在縫隙中浮現,動力脊過載產生的熱量扭曲著列車附近的空氣,用于緊急冷卻的儲備水被注入了動力脊和機械裝置之間的溝槽中,大量熱氣呼嘯著沖出軌道,鐵王座-零號龐大的車身則在蒸汽中再一次加速,急速沖向東境邊界……

        風變大了,濕冷的空氣卷起了先導騎士手中的燕尾旗,縱使有微風護盾或氣息防護的效果阻攔著周圍的寒風,那不斷在耳旁呼嘯的風聲仍然足以讓人心情煩躁起來。

        安德莎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一眼已經在視線中的帕拉梅爾高地,沉默地帶領著隊伍繼續向前。

        一點非常輕微的聲響從頭盔上傳來,伴隨著某種輕輕的“敲打”。

        安德莎伸出手,看著一滴水珠在手甲表面綻放,她的臉色和眼神都瞬間陰郁下來。

        “下雨了,將軍。”

        一旁的副官低聲說道。

        “我看到了……”

        安德莎沉悶地說道,越來越多的雨滴連成雨線,在她視線中變得密集起來。

        眾神似乎要站在塞西爾人那一邊了。

        但安德莎只是面無表情地揚起長劍,向前揮下:“繼續前進!”

        雨會減慢騎士團前進的速度,即便他們是帝國精銳,即便超凡者能很大程度地無視天氣影響,這種“遲緩”也是存在的,區別只在于程度。

        冬狼軍團第一騎士團在雨中沉默地前進著,所有將士都忠實執行了來自指揮官的命令,空中盤旋的獅鷲騎士降低了高度,盡可能為地面部隊提供著有效的視野與預警,但隨著雨勢越變越大,周圍光線越發昏暗,天空的濃云中開始醞釀閃電,獅鷲騎士們的高度一降再降,到最后已經幾乎是在騎士們的頭頂不遠處盤旋。

        這樣的跋涉又持續了一段時間,在安德莎已經開始懷疑那些塞西爾人壓根不存在的時候,她突然聽到空中的獅鷲發出了一陣嘹亮而極具穿透力的鳴叫——

        遠處的高地上有亮光一閃。

        “防御!”

        安德莎第一時間高聲喊道,而幾乎是同時,所有騎士都拔出長劍豎在面前,魔力激蕩,一道道淺白色的光環擴散開來,并轉瞬間形成了籠罩在隊伍上方的護盾——片刻延遲之后,某種肉眼很難捕捉的武器便落在了那層護盾上面。

        轟然一聲巨響,塞西爾人的武器制造出了強大的爆炸,一些騎士略微騷動了一下,但那層凝實的護盾巋然不動。

        安德莎握緊了長劍,護身靈氣激蕩著,做好了引導軍團級法術應對敵人的準備,但像情報中提到的那種連綿不斷的轟擊并未到來。

        “維持防御姿態,繼續前進!”

        騎士團持劍在手,在指揮官的命令下繼續沉默地向前推進,而在片刻之后,那種伴隨著爆鳴和尖嘯聲的攻擊再一次到來了。

        這一次,安德莎和她的士兵們再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年輕的狼將軍甚至泛起一陣喜悅——

        她賭對了!

        騎士團的速度漸漸開始加快,而在發出第三次攻擊之后,塞西爾人的陣地上就再也沒有動靜傳來。

        安德莎一馬當先,帶領著整個隊伍以小跑的速度跨過了到目標陣地之間的最后一段距離阻礙,伴隨著一陣陣軍馬的嘶鳴,那片經過平整和加固修筑的土地出現在她的視野中。

        原本陣地上的塞西爾人已經全部撤離,只留下了一個空空蕩蕩的臺地,以及一大堆來不及撤走的雜物和被苫布遮蓋起來的、奇形怪狀的東西。

        “這個陣地是假的!”副官高聲喊道,“將軍,您判斷對了!”

        騎士們面面相覷,緊接著鼓噪起來,有人開始帶著欽佩和敬意高喊起安德莎的名字,并準備上前接收塞西爾人的陣地和那些沒來得及撤走的物資——對手撤離的顯然非常匆忙,那些傳言中的、沉重的魔導武裝不可能全都帶走,他們留在這里的東西,將是提豐帝國寶貴的情報來源。

        但安德莎突然揚起手,大聲喝止了部下們的行動:“先別靠近!”

        喝止部下之后,女騎士翻身下馬,隨手旋轉了一下手中長劍,緊接著突然揚起長劍,向前揮去——

        長劍表面浮動起一層耀眼的輝光,揮舞中化為一道威力強大的沖擊波,掃過了遠處的一片雜物堆棧。

        震耳欲聾的爆炸立刻以那些雜物為中心,沿著周圍的壕溝和苫布覆蓋物爆發開來。

        安德莎不知道塞西爾人的魔導裝備有多少花樣,有多少型號。

        但警惕戰場上的魔法陷阱是每一個軍人必須具備的素質。

        安德莎和副官發動的護身靈氣擋住了些許四散崩落的爆炸碎片,附近的騎士們則略略后退了半步,有人臉上露出羞愧的神色——安德莎只是看了他們一眼,搖搖頭:“永遠不要小瞧敵人,哪怕你們每次喝酒吹牛的時候都在嘲諷他們。”

        說完這句話,她隨手甩了甩長劍,對身旁的隨軍法師點點頭:“給鐵河騎士團發信號吧——塞西爾人制造的這場鬧劇該結束了”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