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劍骨在線閱讀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劍之世界

第一百六十三章 劍之世界

        有一個問題,很值得深入思考。

        寧奕到底是什么人?能讓北境長城,諸多圣山,書院,大隋四境的劍修傾巢出動……為什么,憑什么?

        還有就是,值得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簡單,就像是大家都知道的那樣。

        寧奕有很多個身份,最為人所知的,就是蜀山繼徐藏之后的小師叔。

        其實他的人生軌跡,就像是一段自下而上的拋物線,從西嶺孤苦,到一朝成名,寧奕從一開始是不被人認可的,天都的那些天才,自然不會承認,一個橫空出世的同齡人比自己強。

        這段拋物線是在不斷上揚的。

        寧奕慢慢被認可。

        紅符街,小雨巷,青山府邸,九靈元圣禁區紅山。

        大隋習慣了這個年輕的名字,他的敵人很多,朋友也很多,而如何評判一個人給世人留下來的記憶有多深刻……最好的辦法,就是當他死去。

        當你開始死去,全世界都懷念你。

        就像是徐藏。

        徐藏死訊宣布的那一天,大隋的所有圣山,所有大勢力,全都前往蜀山前來吊唁。

        恩怨拋開,化為云煙。

        在寧奕身死道消之后,一切的真相被太子封鎖在天都太清閣內靜待時光生塵,于是無人知曉天都政變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毫無疑問蜀山小師叔成為了這場政變的犧牲者。

        那個時候,大家才恍然,原來“寧奕”也是一個相當驚艷的人。

        他給這世上留下了許多的刻痕。

        寧奕跟在徐藏屁股后面學習劍術的時候,學到了一個淺顯的道理,只要你用力的在這人間走一趟,那么無論如何,都會留下一點什么。

        于是他竭盡全力的走了一趟。

        也確實留下了很多……在天都政變之前,已經有人說寧奕會是徐藏之后最驚艷的劍修,寧奕會成為和曹葉洛長生一樣的大隋驕傲,寧奕會如何如何,然而在那場風暴之后,一切的贊美聲音都消散了,死去元知萬事空,零零散散留下來的,還剩下東境一些鬼修戲謔的嘲諷。

        “蜀山小師叔,歷代都是短命鬼。”

        火焰燃燒,熄滅。

        但留下了余燼。

        死灰可以復燃。

        上一位蜀山小師叔……徐藏,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所有人都渴望“奇跡”。

        在這個時候,寧奕就不再是寧奕,一個平凡或者偉大,平庸或者天才的人。

        在逝去的幾年里,他逐漸變成了一種精神象征。

        虛無縹緲,卻又真實存在。

        或許是徐藏把影響力,遺傳到了他的身上……或許他在天都短短時間內做的事情開始發酵,書院和道宗的聲音不斷擴散,或許是,他本身就是一個值得記住的人。

        種種原因,造就了這一幕。

        現在北境將軍府的鐵騎,諸多圣山的劍修,要做的事情,不僅僅是接他回家。

        而是見證。

        ……

        ……

        “來的人很多。”

        紫凰妖圣望向穹頂,浩浩蕩蕩的飛劍,鋪天蓋地。

        她平靜說了這一句話,然后遺憾的說道:“但再多人,都得死。”

        灰之地界,很久沒有迸發出如此浩大的戰爭了……以往的摩擦,都是將軍府的鐵騎與鳳鳴山的妖修交撞,在鳳鳴山破之前,都是小打小鬧,灰之地界雖然熱鬧,卻從不會“傾塌”,妖族和大隋之間的角力,再是用力,都不會使兩者之間的天平動搖。

        蟄伏在人族北境的那座長城,如長眠巨獸,只要不開城門,便永遠不會迎來那一日。

        真正的戰爭。

        妖族的東妖域,龍皇殿兩大勢力,共執牛耳。

        在鳳鳴山破之后,雙方都不約而同,選擇了沉默,原因很簡單……龍皇殿和東妖域的大人物,在推演之后,便勒令放行沉淵君鐵騎。

        只要鑿不破灰界……等到歸途,便是爆發之時。

        這只鐵騎踏入越深,歸途越難。

        龍皇殿,東妖域,早已有了后手。

        請君入甕。

        等的便是此時。

        “那可未必。”

        酒泉子望向女子妖圣背后,那座模糊如山水畫的小衍山界,他淡淡道:“這場戰爭,龍皇殿,大鵬鳥,再加上灞都城,愿意出動幾位妖圣……”

        紫凰皺起眉頭。

        酒泉子一只手按下斗笠,木然道:“我大隋,一位也不會少。”

        你想一口吃下來這塊肉,但也要掂量一二……貪心不足蛇吞象,龍皇殿和東妖域事先埋了后手不假,但他們是否能想到,大隋會壓上如此多的籌碼?

        話音落下。

        方圓五里,土石崩離,一片爆碎開來的懸空區域,將四位涅槃都包裹起來,在這一瞬間,浮圖妖圣抬起手掌,掌心那座寶塔轟然變大,直懸九天,塔底鎮壓而下,而酒泉子則是按住斗笠一邊,將其旋轉擲出,片片炸開,漫天氣勁撞在寶塔之上。

        雷音鼓蕩。

        紫凰抬起雙手十指,漫天虛焰在面前數丈之外炸響,她眼前一抹漆黑,一柄墨刀已經捅了進來,摧枯拉朽砍碎火海,只身飛掠而來。

        在火焰屏障之外,硬生生刺入一截刀尖。

        兩人僵持不下。

        蘇幕遮渾身黑紗翻滾,面紗脫離,露出一張白皙面頰,她平靜道:“寧奕踏入灰界,一路風波,按理來說,無非是小輩相爭,就算妖君截殺,我都能理解,但你好歹是位妖圣,對命星出手,是不是有些太跌份了?”

        紫凰冷笑一聲,渾不在意。

        她根本就不在乎所謂的名聲。

        “關于東皇的消息……也是你傳播的吧?”蘇幕遮一柄墨刀壓下,她忽然笑了笑,看著紫凰的神情,已然知曉了答案,“你這頭小鳳凰,當年血親死在裴旻劍下,所以想讓將軍府血債血償?”

        提及舊事,紫凰的神情陡然猙獰起來,她不再禁錮自己的妖凰血液,衣袍翻滾,袖口滾出磅礴烈焰,將兩人團團包裹,一聲極戾的鳳鳴就此響起。

        ……

        ……

        “轟”的一聲。

        翻滾的,磅礴的劍氣,在小衍山界上空炸開,一縷劍光,將整座劍界的屏障似乎都要捅穿,這一抹神性,引動的雷光,翻滾不下,狂風呼嘯。

        砸劍!

        寧奕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砸劍,竟然可以引發如此轟烈的動靜。

        就像是……整片小衍山界的規則,都認可了他的出劍。

        一縷又一縷的劍氣,從穹頂匯聚而來。

        這是裴旻當初留下來的意志。

        磅礴雷光之中,虛無縹緲的劍氣飛掠而來,呼嘯奔騰,化為噼啪作響的雷光,就此綿延傳遞,疊加在砸劍之上。

        而承受這道狂暴力量的,就是赤吾妖君。

        凄慘的,暴怒的朱雀長鳴,在小衍山界蕩開。

        赤吾妖君的面容猙獰起來,他的五官一片扭曲,光潔肌膚生出朱紅色的羽毛,衣袍撕裂,血液翻飛,同時一對巨大羽翼就此展開,眉心的那座小洞天倏忽裂開,一連串的寶器在咫尺之間跌落,被他雙手擲出。

        古鐘,大鼎,飛劍,長刀。

        就像是撲向垂落浪潮的石粒,在寧奕傾盡所有的砸劍之下,一一破碎。

        這怎么可能?

        這是命星嗎?!

        赤吾妖君狂吼著抬起雙手,妖君境界的磅礴妖力,以及一整條赤焰大道道境都抵壓而上,他最后的底牌,那枚接近圓滿的“妖珠”,在無數火焰的匯聚之下凝形,逆著劍氣,轟然砸了上去。

        他的眼神有些恍惚。

        妖君境界的妖珠,撞在了劍氣之上,他像是看到了一位紅衫古樸的儒雅中年男子,在劍潮之中衣袂翻飛,面容柔和但眼神肅殺,緩緩抬起一根手指,按在了這枚妖珠之上,指尖點落剎那,原本完整無暇的妖珠,登時“咔嚓”一聲,裂開了一道破碎紋路。

        赤吾妖君尖銳嘶啞的聲音從喉嚨里炸開。

        “裴……裴旻?!”

        是幻象?還是真的?

        他已經無暇去分辨,這諸天劍氣與雷光齊名,在他看來,這小衍山界,哪里是一處造化地,分明是十八層煉獄!

        “浮圖誤我!”赤吾妖君心底狂吼,他妖珠破碎的那一剎那,眉心金光便開始翻涌。

        涅槃翎羽的力量陡然催動。

        他哪里還有再打下去的念頭。

        漫天都是劍氣禁制,這里是裴旻留下來的大殺陣,浮圖妖圣說只對涅槃起效,但剛剛那道幻象,顯然就是“小衍山界”對自己動了殺念!

        跑!

        必須要跑!

        妖珠懸在空中,抵住漫天劍海,赤吾妖君閉上雙眼,他聽到了自己身體里裂開的聲音,在這個時候,他寧愿放棄這枚妖珠,也不愿久待……只要涅槃翎羽在,他便可以逃出一縷魂魄。

        遞出那一劍的寧奕,神情有些惘然。

        他感應到了那股冥冥之中,加持下來的力量。

        熟悉而又溫暖。

        而比起他來,更覺得溫暖的……是此刻坐在小山頭上的裴丫頭。

        發絲輕拂。

        劍氣如春風。

        裴靈素緩緩睜開雙眼,她怔怔望向穹頂,望向四周。

        她找了許久,也找不到那呼喚的具體來源……但現在,她找到了。

        不是某座小山,某條瀑布,不是小衍山界里的哪一處。

        而是小衍山界的每一處。

        自己父親,留給自己的,是一整座“小衍山界”。

        是在裴旻劍藏內棲息已久的,一座完整的領域,一座完整的小世界。

        劍之世界。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