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游戲體育 - 網游之凡人進階記在線閱讀 - 第兩百五十三章 以一敵百

第兩百五十三章 以一敵百

        魔法如雨點一般傾瀉而下,轟擊在看不見的空氣墻上,村子只是借助魔法的效果隱形,并不代表真的消失了,在密集的魔法轟擊下,結界開始動搖,村子漸漸浮現出來。

        “哼哼,真是太棒了。”雷普特爾露出一絲陰森的笑容,“魔法隊持續攻擊直到攻破結界,士兵隊與抓捕隊做好戰斗準備,注意絕對不能殺了幻獸!”

        “看來這結界撐不了多久了,現在就出手嗎?”千云月看了一眼波瀾起伏的結界,村里除了邦緹其他人戰斗力都不高,一旦被攻破的話,恐怕沒有任何幻獸能逃得掉。“敵人這數量雖然不是很多,但是站位太分散了,就算是我,要一口氣殺光這兩百人也不容易,而且那個家伙……”

        村子雖然已經顯形,但結界卻還挺頑強的,扛住了一波又一波攻擊,大概是里面的人在拼命的反抗吧。雷普特爾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親自走到前方,一腳踹開一名魔法師,舉起自己的魔杖開始吟唱咒文。

        “噢?這家伙要自己動手了,不知道……”千云月正在想著,就看到從雷普特爾身前的魔法陣里出現了一頭挺眼熟的魔獸。“這是……獅鷲成年體?”

        那頭巨大的獅鷲一聲怒吼,飛撲過去一爪拍在結界上,頓時引起了一陣劇烈的震動,結界上終于也現出了幾道裂紋,看樣子是起效了。

        “兒子用小的,老子用大的嗎?還真是父子啊。”千云月盯著那頭獅鷲,這玩意兒正好讓他練練手,感受一下號稱能與幻獸匹敵的力量。

        雖然正面沖突肯定會受到圍攻,但是千云月別無選擇,因為他一旦從土坑里出來,肯定會被發現的,所以首先要做的是……

        “公爵大人,左前方有巨大的魔力反應!”負責警戒的魔法師發現了異狀,但等他發出警告的時候為時已晚,一股巨大的龍卷風呼嘯而來,卷起無數的飛沙走石襲向眾人。

        “六階風系魔法?是幻獸嗎?”雷普特爾倒是一點都不慌張,“立刻確定敵人的位置,戰士隊將敵人包圍,魔法師隊集中火力消滅敵人。”

        “不愧是貴族大人,還真是游刃有余。”千云月趁著龍卷風遮擋住視線,換了身蒙面黑衣從土坑中跳了出來,持劍直取獅鷲,麻煩的家伙必須得優先處理掉。

        那獅鷲本能的察覺到了危機,扭身就是一爪揮來,不過千云月早就跟獅鷲幼體交過手,雖然這只速度上要快不少,但是以他現在的敏捷度,輕松就避開了,而且這次不同的是,他有劍在手,不會再一味的躲閃了。可惜偷襲失敗了,這只成年獅鷲的反應還真是快。

        “竟然是人類?”雷普特爾這邊已經指揮部下離開了龍卷風的攻擊范圍,也看清了對他們發動攻擊的人,對手是人類的話,就不用一擁而上了。“戰士隊進行包圍,魔法隊繼續攻擊結界!”

        “休想得逞!”千云月反手揮出幾道巨大的劍氣,當然是附加了風屬性的,就算戰士們身穿盔甲,在風刃的鋒利度面前也毫無意義,瞬間就有十幾人被切成了兩半。

        “會使用魔法的戰士?”雷普特爾的臉色終于變了,他剛才以為另外還有一名魔法師,現在看到千云月的這一手風刃,頓時驚呆了。“這不可能!”

        作為貴族的他,自然知道一些過去的事情,在很久以前確實有過一群會使用魔法的戰士,他們被世人稱為魔劍士,以強大的力量被世人所敬畏,但是后來被滅族了,這家伙難道是那一族的末裔?

        “哪里來的賊人,膽敢行刺公爵大人!”那名管事把千云月當成了前來暗殺的刺客,連忙指揮眾人擋在了雷普特爾的面前,然而卻被雷普特爾一腳踢開,“白癡,怎么可能會有刺客追蹤到這里來才下手,這個人肯定跟幻獸有關,把他抓起來!”

        千云月站在保護村子的結界面前,朝里面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不要出來,否則的話他要一邊戰斗一邊保護他們太麻煩了。敵人雖然數量不少,不過大部分都是些蝦兵蟹將,分分鐘就能搞定,棘手的也就只有那頭獅鷲而已。

        “該死,這家伙怎么這么厲害?難道他真的是傳說中的魔劍士?”雷普特爾看著不斷倒下的部下,他曾經在那本先祖的日記里看到過,只有魔劍士才有資格與幻獸締結契約,但是他偏不信這個邪,如果能抓來一直幻獸作為自己的召喚獸,那他就天下無敵了,成為下一任皇帝也不成問題。“全員集中火力攻擊賊人,一定要殺掉他!”

        看到那些人不再攻擊結界,千云月也就安心了,他一邊躲避著獅鷲的攻擊,一邊不斷在敵陣中游走,甚至有不少敵人并非喪生在他的劍下,而是被獅鷲誤傷干掉的。

        “你們這群蠢貨都在干什么?用魔法困住他的行動。”雷普特爾氣得直跺腳,但是卻又無計可施。

        千云月故意留著獅鷲和雷普特爾,不然以他的速度,瞬間就能拿下這位公爵的人頭,將獅鷲的攻擊誘導來收拾這群雜兵,真是輕松加愉快。

        雷普特爾本想將獅鷲收回去節約魔力,但是他的部下完全擋不住千云月的攻勢,而且這已經是他最強的召喚獸,其他的魔獸恐怕瞬間就會被秒殺掉。

        “該死的賊人!這位可是弗里基家族的雷普特爾公爵大人,你竟然敢如此放肆,做好滅族的覺悟了嗎?!”那名管事在這樣的混亂中竟然還沒死,而且不停的叫囂著。

        “白癡,把你們全部干掉,鬼知道是誰干的。”千云月瞬間沖到他的面前,一劍結果了這個話癆奴才,“再說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下等賤民,別太囂張了!”雷普特爾指揮著獅鷲拼命的發動攻擊,然而根本摸不到速度全開的千云月。弗里基家族雖然能夠使用獨特的召喚術,但也因此無法使用四大系統的攻擊性魔法,進攻手段就顯得比較單一,如果召喚獸太弱就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才需要強大的魔獸,事實上獅鷲已經屬于魔獸中頂級的存在了,只可惜遇上了千云月這個怪物。

        “說實話,我跟你們并沒有什么仇恨,但這里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千云月也明白自己這樣的行為算不上什么正義,但是如果放任不管,恐怕會引起更大的混亂。

        “就憑你這種來歷不明的小子,也敢跟我作對,簡直是白日做夢!”雷普特爾抬手一揮,幾名高級魔法師立刻退到外圈,開始吟唱咒文。而其他人竟然不顧一切的朝他沖了過來,將他團團圍住,不讓他有突圍的機會。

        千云月心感不妙,敵人應該是要施展什么大規模的魔法,而且這些圍住他的家伙,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嗎?他其實一直在手下留情,除了一開始的那些戰士和剛才那名奴才,很多人他并沒下死手,只是讓他們失去了戰斗力,還有那只獅鷲他也想留著,如果干掉了那個主人,契約應該就會失效,在尋找到幻獸之前,有只成年獅鷲當召喚獸也不錯。

        但是現在這個狀況就有點由不得他了,周圍的人跟瘋了一樣,拼命的朝他撲過來,那只獅鷲也在頭上盤旋,防止他跳出去,要是再不動手的話,敵人的魔法就要來了。千云月輕嘆了一口氣,“這是你們逼我的,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只見他氣勢暴漲,纏繞在劍上的風流動得也越來越快,而他自己卻像個陀螺一樣快速旋轉起來,“既然你們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們,狂舞旋風斬!”

        無數的風刃劍氣以千云月為中心朝四面八方噴射而出,雖然體積比之前的要小了一些,但是這數量,瞬間就能將人切成碎片,周圍的人連慘叫都來不及,就紛紛倒下了,而這時那幾名高級魔法師的吟唱都還沒結束,看樣子至少是七階以上的大型魔法,可惜千云月不會給他們機會了。

        “混蛋!給我殺了他!”雷普特爾惱羞成怒,指揮著獅鷲朝千云月疾沖而來,他帶來的兩百名部下竟然已經死得只剩下二十幾人了,而對方竟然只有一個人,關鍵是連幻獸的影子都還沒見著,這是何等的恥辱。

        “我本來想留你一條命的,還是算了吧。”千云月對著獅鷲說道,他握劍在手,一個超加速,那頭獅鷲這回反應不過來了,脖子上被狠狠的斬了一劍,鮮血噴涌而出,不過這家伙的軀體確實強韌,千云月已經用了將近八分力,竟然都沒能將其頭顱給斬下來。

        “該死!”雷普特爾見勢不妙,立刻鉆進了魔導車里掉頭開溜,他可不是什么英雄主義人物,誓死抵抗不是他的風格,想方設法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你覺得我會讓你逃走,給你報仇的機會嗎?”千云月直接飛上半空,一道巨大的風刃劍氣朝著疾馳的魔導車襲去,直接將其劈成了兩半。

        “小子,你不要得意,我已經將消息傳回弗里基家族,他們一定會傾盡全力將你找出來,然后碎尸萬段。”雷普特爾躺在地上,那一擊雖然沒有讓他當場斃命,但是已經受了嚴重的致命傷,不可能再活下來了。

        “那就等他們找到我再說吧。”千云月聳了聳肩,他還得把剩下的人都處理了,雖然有些殘忍,但是沒辦法,要是讓任何一人逃了回去,對他來說都是后患,必須得斬草除根。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