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在線閱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這樣好玩

第三百五十三章 這樣好玩

        聽到魯王死了的消息時,小白正跟林子衿和小顧以及大鵝在吃早餐。

        三個人都愣住了,大鵝接著吃。

        不就死了個人嘛,有啥好驚訝的?對大鵝來說,魯王的死,就像人類聽說死了一只鵝的感覺差不多。

        “被神族圍攻?這不扯淡嗎?”小顧嘴里嘀咕著,心里卻很清楚,魯王的死,跟他父皇脫不開干系。

        這便是帝王家啊!

        “死了好。”林子衿夾起一個煎蛋,瞥了一眼大鵝,“煎得有些老了!”

        “啊?我吃正好啊!”大鵝抬起頭,腮幫子鼓的跟倉鼠似的看著林子衿。

        “下次火候可以稍微輕一點,我喜歡糖心的。”林子衿道。

        大鵝忙不迭點頭。

        白牧野看了一眼小顧,“你父皇干的吧。”

        小顧有些黯然的點點頭,輕聲道:“這就是我不喜歡坐在那個位置上的原因。即便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那也是兄弟,可是……”

        他有些說不下去了,也徹底沒了胃口,看了一眼小白和林子衿:“我去黑域訓練了。”

        看著站起身上樓的小顧,林子衿輕聲道:“也真難為這孩子了。”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丫頭,你更小!”

        林子衿瞥了白牧野一眼:“成熟不在年齡,我經歷的比他多。”

        大鵝:“對!”

        “吃你的蛋!”白牧野瞪了大鵝一眼。

        隨后,白牧野接到彩衣的信息,喊他跟子衿過去一趟,至于要不要帶上小顧,要他自己看著辦。

        這明擺著是不想小顧去嘛!

        正好小顧進黑域拼命去了,白牧野帶著林子衿,直接來到彩衣家的會所。

        果然,沒看見小顧,彩衣幾個人都沒問。

        對小顧,她們可以當成隊友,也可以當成朋友,但彼此間共同的經歷,終究還是有些少了。

        小顧對朋友挑剔,彩衣這些人又何嘗不是?

        “我們三個,全都可以進入黑域了!”這是彩衣看見小白之后說的第一句話。

        白牧野看見,彩衣的眼里有光。

        再看看單谷和司音,這兩人臉上,也全都帶著一絲淡淡的自豪之色。

        曾經,我們連你的背影都看不見了,但現在,我們又追上來一點。

        “恭喜!”林子衿笑瞇瞇的,“回頭帶你們在黑域里面飛!”

        “回頭趕緊告訴我們你們在黑域里面的名字,到時候大家一起啊!”單谷一臉興奮的道。

        白牧野忽然道:“跟你們說件事,小顧是皇子。”

        “啊?”單谷愣住。

        “哦。”彩衣點點頭,“猜到他身份不一般了。”

        “這么厲害!”司音瞪大眼睛,很萌。

        “可能將來會成為皇帝。”白牧野又道。

        “哈哈,那太好了,我回頭是不是可以寫本書,叫‘我的手下敗將是皇帝’?”單谷呲牙。

        “就擊敗人家一次,卻被人打敗了九十九次,這么驕傲不好吧?”司音道。

        單谷瞥了一眼司音:“我現在是一個強大的黑域級天才弓箭手,司小音……”

        “單谷哥你要單挑嗎?”司音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打架這種事兒,她雖然還是有點緊張,但打單谷,她沒壓力呀!

        單谷微笑道:“我們都是最好的朋友,打打殺殺就沒意思了。”

        司音鼓了鼓嘴巴,小聲嘀咕:“打不過就說打不過,又不丟人。”

        單谷假裝沒聽到。

        小白有點無語,自己這群伙伴,其實也都算是一群奇葩了。

        即便知道小顧是皇子,竟然也沒有太大反應。

        殊不知,在他們幾個心目中,他比皇子神秘和牛逼多了!

        皇子有什么稀奇?

        只不過出現在他們身邊,有點奇怪罷了。

        但仔細想想,小白這么厲害,皇帝都能來見他,那么皇子在他身邊,也就沒什么大不了的了。

        彩衣看著白牧野:“叫你跟子衿過來,就是想跟你們分享下這個喜悅!”

        “回頭咱們在黑域一起訓練。”白牧野道。

        姬彩衣臉上露出笑容,輕輕點點頭。

        然后輕聲說道:“這件事,還沒告訴志遠。”

        “想要給他一個驚喜?”白牧野問道。

        姬彩衣點點頭:“他總覺得,靈戰士也好,符篆師也好,走修煉這條路,很難走到更高層次,即便到了神級,也沒什么意思。我很想證明給他看,走這條路,同樣可以很厲害!”

        林子衿在一旁道:“大家的追求不一樣。”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很多原本應該離我們很遠的事情,卻就這樣發生在我們身邊,所以,我更想讓自己快一點的成長起來。”彩衣輕聲說著。

        這個曾經恣意飛揚的少女,比之前成熟了太多。

        單谷摸著自己的光頭,說道:“沒關系,我相信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只要我們團結一心,一直在一起,就沒有什么不能解決的事情。”

        白牧野看著單谷,輕輕點頭。

        大家相互通報了這消息之后,便又各自散去。

        雖然說著要在黑域中聚會,但對彩衣、單谷和司音幾人來說,先熟悉黑域,并且在里面站穩腳跟,才是他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所以他們都沒急著問小白跟子衿在黑域中的身份和住址。

        都在各自努力提升著。

        時間就這樣飛快過去。

        過年的時候,一群人聚在彩衣的會所里,開心的吃了一頓年夜飯。

        然后,繼續訓練。

        李敏、穆錫和孫莉莉這些人,也都在白牧野的指點中,快速提升著。

        當然,還有張可欣跟鮑菲羽那兩個徒弟。

        遠程教學,對小白來說也是毫無壓力的一件事。

        這個冬天發生了很多事。

        飛仙被次元生靈入侵,魯王的死,帝國高層之間的那些波詭云譎的斗爭……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仿佛都變得有些遙遠起來。

        大年初一,白牧野進入黑域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終于過了九百。

        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個中級宗師。

        手持至尊權杖的情況下,他的精神力已經邁入高級宗師門檻。

        當然,境界這東西不是這么算的,但隨著他踏入中級領域,又有一些符篆師寶典上的符篆術,開始對他熱情招手——小哥哥,來玩呀?

        于是小白就去玩了,呸,是又可以學到新知識了!

        開心。

        他沒有急著使用神像去提升精神力,而是開始了在黑域中高頻率的戰斗。

        他要先夯實中級宗師這個領域的根基。

        每一步,都要踏踏實實的走。

        黑域中的天才,開始變得越來越多了。

        三大帝國的人口基數太大了,即便是百萬人中才能出現一個天才,加起來的總數也是數百萬人。

        見彩衣他們都得到了黑域入場資格,白牧野也有想過,要不要讓彩衣去找宋星雨,或是通過老宋跟方晴的關系,給自己的幾個徒弟也弄一些黑域虛擬艙過來。

        但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其實到現在,得到黑域的虛擬艙應該沒那么難了。

        關鍵是進去之后,如果不是那種真正的天才,很難適應里面的節奏。

        這就像把一個學習還算馬馬虎虎的中等生,直接扔進那個頂級名校的少年天才班里,原本可能還有的那點自信,估計很快就會被消磨殆盡。

        就算是有些真正的頂級天才,比如輔助系的符篆師,進去之后同樣會很尷尬!

        單打獨斗,想要獲勝太難了。

        所以莫說李敏、穆錫和孫莉莉這種小地方的小天才,即便單谷這種,連小顧都能偶爾擊敗的真正天才弓箭手,到了黑域里面之后,也是接連敗北!

        小顧那次敗給他,主要原因就是狀態不行。如果是狀態飽滿的話,單谷幾乎不可能贏他的。

        單谷同學進入黑域之后,接連遇到跟他差不多同期進來的那些頂級天驕,迄今為止,總戰績是三十六勝十七負。

        這份戰績,對他來說,已經相當不錯了!

        因為即便是小顧,在黑域中也經常會被擊敗。

        所以連勝這東西,真的沒那么容易。

        彩衣的戰績要更加亮眼一些。

        她的戰績是六十八勝,七負。

        就像她當天跟單谷說的那樣——我們的努力,還不夠!

        現在的彩衣不止是努力,她更是在拼命!

        當然,獲得的提升,也是顯而易見的。

        不過戰績最驚人的,卻是司音。

        五十六勝,兩負!

        一共打了五十八場比賽,竟然就只輸掉了兩場!

        而且輸掉那兩場,也不是被對手碾壓,而是棋差一招那種。

        如今的黑域,想要拿到高場次連勝,當真不容易了。

        連勝榜上,排名第一的依然是問君能有幾多愁!

        那個神秘的女戰士!

        她的連勝場次,也已經達到了驚人的七百九十二場!

        她是第一個沖進鉆石級別的超級天才。

        如今的問君,已經成了一個傳說,一個神話。

        從進入黑域那天起,就從未輸過一場!

        這真的是太驚人了。

        她的身份,依然是一個迷。

        每次出現,臉上永遠都是一張面具。

        不管丑美,你都看不見!

        關鍵問題是,面具背后那張臉,是否是她現實中的模樣,更是沒人知道!

        不過關于她的各種戰斗信息,倒是非常詳盡。

        這是一個全能型的靈戰士!

        弓箭手、刺客、劍客、刀客、拳法師、盾戰……

        只要她想,只要需要,她隨時可以客串各種職業的靈戰士。

        而且打起來生猛無比,對那職業也是熟悉無比!

        這絕對是一個靈戰士方面真正的超級天才!

        而她一直以來,所展示出來的境界,不過是一個初級宗師。

        就連林子衿都在私底下跟白牧野說,就算她現在使用靈珠提升到高級宗師巔峰層次,對上問君能有幾多愁,都不敢說一定能獲勝。因為她感覺問君能有幾多愁跟白牧野一樣,都是壓制了自身的實力。

        而且壓制的應該很厲害。

        林子衿如今的連勝,是六百場!

        而且除了輸給白牧野那一次之外,她也沒有再輸過。

        當時她是連勝一百八十五場,如今積累到六百勝場,也就是說,她再一次連勝了四百一十五場!

        打了六百零一場比賽,就輸掉一場,這戰績,在黑域中,其實也算是一個奇跡了。

        而白牧野的連勝場次,則已經達到了六百七十九場。

        距離鉆石級這個當初剛進黑域時的夢,就只差一場。

        是的,我們的大魔王同學,整個假期都在狂刷黑域,終于再次出現在連勝榜的榜單之上。

        只排在問君能有幾多愁的下面,距離問君能有幾多愁還差一百多場。

        大魔王和小妖女的名字,再一次在黑域中廣為流傳。

        那些早期進入黑域,并且被這兩個名字主宰過恐懼的人,則用親身經歷口口相傳。

        讓他們的傳奇色彩變得更重一些。

        而那些進入黑域沒多久,覺得自己也是頂級天驕的人,則并不在意這些傳說。

        對他們來說,傳說也好,神話也罷,都是用來打破的!

        于是對排行榜前列的那些人,展開了一撥又一撥瘋狂的挑戰。

        只要到了白銀級,就可以挑戰對手,但對手也有權利拒絕或者無視。

        白牧野絕大多數時候都是無視的。

        因為挑戰者當中,絕大多數都是抱著那種‘干掉他我就出名了’的心思。

        這種人,多半實力不怎么樣,但膽子非常大。

        跟他們打,幾乎沒有什么提升。

        打多了甚至會有副作用,覺得黑域里面這些人也不過如此。

        沒啥意義。

        所以小白基本上是無視的。

        子衿則不一樣。

        她才不管那些,來者不拒!

        只要敢挑戰她的,管你是強是弱,一律興高采烈的應戰。

        然后拎著鋤頭,在各種地形把對方打到哭爹喊娘懷疑人生。

        這件事造成的結果就是,挑戰小白的人,依然烏央烏央的,絡繹不絕。

        論壇上甚至還傳出了大魔王不敢接受挑戰的消息。

        只是沒多少人信罷了。

        畢竟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知道那是大魔王懶得搭理那些挑戰者。

        而林子衿這邊,挑戰她的人,則變得越來越少。

        因為這個看上去又丑又土的村妞,是真特么兇殘啊!

        一些不信邪的人在挑戰林子衿之后,整個人都幾乎崩潰了,對黑域中的朋友哭訴——

        老子特么是人啊,不是地上的雜草,就算是地上的雜草,一鋤頭下去鋤掉不就完了嗎?

        一下一下在我身上刨是什么鬼?能刨出礦嗎?

        其實林妹妹就是在砍人!

        雖然用的是鋤頭,但那也是砍!

        她手里那把鋤頭,一下子就能刨掉一塊肉!

        黑域跟現實的痛感是一樣的,眼睜睜看著自己身上的肉被人一下刨掉一塊,那是一種怎樣的恐懼和酸爽?

        大魔王的可怕,是他跟問君能有幾多愁一樣,從無敗績。

        但小妖女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妖女!

        兇名傳遍整個黑域!

        像彩衣她們這些之前只看過林子衿在虛擬世界戰斗的人,根本無法想象在黑域中徹底放飛自我的小妖女是什么樣。

        別看連勝不如白牧野,但名氣卻絲毫不遜色。

        白牧野今天也挺開心,努力了這么久,終于追趕上來了!

        黃金級和鉆石級給的獎勵差距還是很大的。

        只要進入鉆石級,一旦獲勝,黑域幣、技能書、各種修煉資源和裝備應有盡有。

        雖然現實中他的修煉材料已經不缺了,但這東西,誰會嫌多?

        鉆石級的黑域天才,已經從虛擬映射到現實中。如今整個黑域,鉆石級的人還不到三十個。

        從青銅開始,就是輸一場減一場。

        除非真的有實力,不然沖擊黃金都不容易,更別說鉆石了。

        所以,鉆石級黑域天才,不僅僅代表著利益,更代表著地位!

        就在白牧野準備隨機選擇,跟往常一樣,隨便打一場然后入鉆石級的時候,他又被人挑戰了。

        換做往常,這種挑戰白牧野基本上都會無視掉。

        但這次挑戰他的人并不簡單,不是那種剛進來不久的白銀菜鳥,而是連勝榜上緊隨他身后的……排名第三的家伙!

        而且這個人也已經進入了鉆石級。

        勝場不多不少,正好六百八,連勝場六百四十六。

        估計早期輸掉過某場比賽,導致連勝被中斷過。也不知是輸給誰了,說不定就是問君能有幾多愁。

        反正白牧野不認識這個名叫天下烏鴉一般黑的人。

        這個公開資料是宗師級刺客的家伙不但在這種時候挑戰白牧野,甚至還在黑域的論壇上放話出來——我就是要阻擊大魔王進入鉆石級!

        干掉大魔王,從我開始!

        黑域的論壇看起來很古老,上面只能發文字和表情,沒辦法像現實中的論壇一樣,什么玩意兒都能發上去。

        所以早期玩黑域論壇的人并不多。

        干就完了,水論壇有什么出息?

        但時間久了,隨著黑域里的人越來越多,論壇上的人氣也開始變得旺盛起來。

        畢竟黑域中的天才,很難在外面彼此溝通,這個論壇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天才們的消遣之地。

        當然,論壇上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所以白牧野平時都只是看看,幾乎不會在那上面發言。

        接到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挑戰之后,還是小顧第一時間給他發來了論壇上的消息。

        停止了隨機選擇對手,白牧野打開論壇看了一眼,看見那個帖子,也看見了下面很多人在起哄。

        “哈哈,干掉大魔王,你就是新的王者!”

        “對,問君能有幾多愁是個姑娘,只要干掉大魔王,你就是王者了,距離我們心目中的女神也就更進了一步!”

        “支持你啊烏鴉,就是不知道大魔王會不會接受挑戰,聽說他幾乎不怎么接受挑戰的。”

        “呵,大魔王就是個膽小鬼,從來不敢接受別人的挑戰呢!”

        “樓上放屁,大魔王每次都隨機才更狠好吧?因為隨機一不小心就能隨機到問君能有幾多愁!”

        “沒錯,說大魔王是膽小鬼的,敢亮出你的戰績讓我們看一眼嗎?別什么阿貓阿狗都跑上來質疑大魔王!”

        “期待烏鴉把大魔王擋在鉆石級的門檻之外!”

        “你們難道沒發現,烏鴉如果輸一場,就會掉下鉆石嗎?”

        “哎呦……哈哈哈,凈勝場次六百八,這不是剛剛進入鉆石級嗎?他是不是不知道,如果他輸掉這場比賽的話,不但會中止連勝,甚至也會掉回到黃金?烏鴉挺狠的呀!”

        論壇上很多人都對這件事都興趣十足。

        其實天下烏鴉一般黑即便輸掉這場比賽,重新打回鉆石也輕而易舉。

        但這六百多場的連勝,卻會因此中斷。

        這在很多人看來,輸了的話,的確有點可惜。可也正因為這樣,這場比賽才顯得更加刺激!

        連勝榜上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打一架,無論誰輸誰贏,都有一個會因此終止連勝。

        給這件事又添了一把火的,是神秘的問君能有幾多愁。

        這個神出鬼沒的超級天才居然也跑到論壇上,發了她在黑域論壇的第一個帖子——

        如果打,麻煩通知我一聲,我去觀戰,然后回頭跟勝者再打一場,這樣好玩。

        嚯!

        這下,黑域徹底熱鬧了!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