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獵贗在線閱讀 - 第一百章、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第一百章、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江來簡直要被氣壞了。

        這么重要嚴肅的場所,這么專業深奧的話題,兩個世界頂級鑒定高手正為了證明這梅妻鶴子青花瓶是真跡還是贗品而各抒已見各展所學進行激烈的辯論。

        結果你在這么關鍵的時刻問我有沒有戀愛,知不知道什么叫情

        庸俗!

        老不羞!

        不要臉!

        孫打眼更氣啊。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你竟然問我一個老頭子有沒有談過戀愛,知不知道什么叫情。沒有談過戀愛的話,我老婆是怎么來的?不知道什么是愛情的話,我兒子女兒是怎么生出來的?

        是的,愛情和婚姻并沒有什么直接的聯系,自己的妻子就是因為門當戶對而結合在一起的。說是愛情的話,或許會稍顯牽強。但是,這種事情自己心里清楚明白就好了,誰還能拿出來當眾討論啊?

        現在那個混蛋家伙竟然敢倒打一靶,說什么我和你說贗品,你和我說什么愛情。是誰先詢問別人這個私密問題的?

        孫打眼很想嘶吼出兒子小時候經常在耳朵邊念叨的那句話:有朝一日刀在手,斬盡天下斷章不,雙標狗。

        憑什么你江來問得,我孫打眼就問不得?

        “是你先說的。”孫打眼頭暈腦脹,厲聲喝道。他覺得自己的胸口疼的厲害,他沒想到自己今天會招惹這樣一個對手。

        這樣的人是他以前不曾見過的。

        “愛情和我們這次的古董鑒定有關系嗎?”江來反問著說道:“施道諳一年換好幾次個女朋友,整天在我面前吹噓自己是全天下最會談戀愛最懂女人的男人可是,他懂古董鑒定嗎?他不懂。至少沒有我懂。”

        “”坐在臺下的施道諳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腦袋伸進去。

        好端端的,你怎么又把炮火瞄準我了?我招誰惹誰了啊?

        看到周圍的人都在搜索渣男施道諳,施道諳也趕緊作出一幅東張西望對那個施道諳非常好奇的找尋模樣。

        有人的視線從他臉上掠過,繼而朝著別處找去。那些知道他就是施道諳的,則看著他發出意味深長的笑意。施道諳尷尬的笑笑,示意那些熟悉的朋友不要點出自己的身份。

        “我不知道那個施道諳懂不懂鑒寶。但是,我知道的是,感情經歷和古董鑒定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孫打眼對這個問題緊追不舍。江來否定的,他就拼命的贊成。江來贊成的,他就拼命的反對。他今天就是卯著勁兒和江來對著干了。不,主要還是被江來對著干。

        “感情經歷也是人生閱歷的一部份,和你讀過的那些書,走過的那些路,經過的那些事一樣,能夠增加你的知識面,了解更多的人情世故。我們時常說寄情于詩,寓情于字,融情于畫和山水,情之一字和那些杰出的作品息息相關。如果沒有情感代入的話,秦觀能夠寫出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樣的經典愛情詩句?元稹能夠寫出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這樣的千古名篇?如果不是心存愛意,曹子健能夠作出華美風流情思綣繾的洛神賦?”

        “既然孫打眼老師認為感情經歷和古董鑒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那我們就以他的答案為準吧。”江來對著孫打眼點了點頭,一幅我已經被你說服了的誠肯模樣。“我認可孫打眼老師的觀點,我也覺得情感經歷和古董鑒定有著非常重要的聯系。”

        “嗯?”孫打眼有點兒慌。

        這是什么套路?江來怎么可能就這么被自己說服了?他是那種能夠被說服的人嗎?

        “正如孫打眼老師所說,詩人喜歡寄情于詩,詩作是詩人是否擁有感情經歷的最好證明。這不更加證明了林逋先生是有愛情的?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你看看詞里面的君君妾妾的,不已經表達的很明顯了嗎?你會隨便稱呼一個女人叫老婆嗎?”

        “江來,你”

        “我不會。”江來斬釘截鐵的說道。

        “”

        孫打眼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江來的語言陷阱。他故意引誘自己說出情感經歷和古董鑒定之間有著密切關系,然后一轉身說我也附和你的觀點,所以你看林逋先生這首詩是不是很有情感代入?

        孫打眼能夠否定自己剛剛說過的話嗎?

        “另外,我不知道孫打眼先生有沒有關注一件趣聞?南宋滅亡之后,有盜墓賊以為林逋是大名士,墓中的珍寶必定極多,于是就去把他的墳墓給挖開。可是墳墓之中,陪葬的竟然只有一只端硯和一支玉簪。端硯乃硯之珍品,那是林逋自用之物,那只玉簪呢?”

        “世人皆說林逋以梅為妻,以鶴為子,為何在他的墳墓中會有一只玉簪?如果那只玉簪只是平常之物,為何能夠出現在主人的墓穴之中?與死者同葬?孫打眼先生總不會以為那是別人不小心落進去的吧?”

        “我怎會有這樣的想法?”

        “那你是什么樣的想法?”江來出聲反問。“你覺得這只玉簪是何人之物?為何又出現在林逋的墓穴之中?”

        “這只能證明林逋或許有過深愛的女子,但是不一定有妻子。”孫打眼出聲說道。

        “不錯。我也仍然認可孫打眼老師的觀點。”江來出聲說道。

        “”孫打眼的內心更加慌了。

        你別認可我了,我不想讓你認可我。你一認可我就準沒有好話。

        “所以,我和孫打眼先生一致認為林逋先生是有過情感經歷的,而不是像外界所傳的那般以梅為妻以鶴為子,終身未娶。”江來環視全場,出聲說道:“在此,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只梅妻鶴子元青花瓶上面的畫作之所以出現兩種完全迥異的繪畫風格,是因為這原本就是兩個人共同所作。這梅和鶴是林逋先生所畫,而林逋的畫像則出自林逋先生那位紅顏知己。”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