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二章 九天絕谷④

第二章 九天絕谷④

        而鐵浪也守株待兔般期待再有大鳥撲下,每日練功手里都扣幾顆石子,卻哪里等得到。月余之后,鳥肉吃完,萬卷書將鳥羽洗凈曬干,做成了一張羽褥,了卻了多日的席地之苦。

        鳥肉將盡的幾日,鐵浪只得再去潭里捕蝦備食,只是任他百般撈捕并不見有所獲,天氣已經變暖,近午時分鐵浪便赤條條的進潭深處抓捕,亦不見有所獲,如是說給萬卷書聽了,萬卷書也是驚異:這銀蝦之前見過,數量著實驚人的多,怎的就突然無影蹤了。

        眼見又要絕糧,鐵浪很是著急,只是那潭水極深,幾次深潛并不見底。鐵浪便料定銀蝦一定是在潭底去了,便在銅卷中翻找閉氣的法門,還真找到了幾個,便挑選了一個名為龜息閉氣功的練了兩日,已經可以閉氣一刻鐘,便匆匆抱了塊石往潭底沉。待沉入潭中四五丈深時,潭中已昏暗無比,雖睜眼亦不可見物了,且潭水極寒,面目五竅頓感壓痛。鐵浪只得胡亂的摸索,不敢再往下沉,卻哪里能摸到什么。

        萬卷書見鐵浪在潭中幾日無所獲,也是暗自著急,不由得暗想:這絕谷之中的水潭怎得如此深,鐵浪閉氣一刻鐘都不得見底,思忖良久心下有了主意。

        這日,鐵浪將萬卷書吩咐的十余丈的藤蔓拖到潭邊,脫的赤條條的將藤蔓系在腳踝,抱起一塊大石便躍入潭中。這次抱的石頭極大,是以鐵浪只覺身體急速下沉,萬卷書早已交代他在耳鼻里塞了樹葉,壓痛感當真不如上次強烈。

        約莫沉入七八丈深時,鐵浪猛的覺得橫向一股極大的力量向他涌來,身體不由的順著涌流橫向漂去,心下大驚,把手中石頭扔下后,石頭只落在腳底不再下沉,方知這潭已到底。只是這橫向的涌流力道實在是大,鐵浪掙扎著將腳上藤蔓緊緊抓在手中,心下方才鎮定許多。

        自覺還能憋氣一些時間,便任涌流帶著往下漂。片刻間,鐵浪便碰觸到潭壁,只是涌流仍然帶著他漂動,竟然將他帶入潭壁的中的一個橫向的洞穴中,再漂幾丈,藤蔓已盡,鐵浪在洞穴中左右摸索一無所得,便用力沿藤蔓回到水面,如是的給萬卷書說了。

        萬卷書聽鐵浪如是說,恍然大悟,搓著手中的玉瓶道:這玉瓶的主人定然也是從這潭底而來。我們二人這半年里只道外人必是從天而降,萬沒料到這潭中別用洞天。

        鐵浪尋了約三十丈的藤蔓,欲明日再探深潭,卻不料夜間風雨交加。鐵浪和萬卷書在崖洞里一夜沒有睡好,待天蒙蒙亮方才入睡,醒來時已是正午時分,鐵浪草草將僅剩的鳥肉吃了一些便到了潭邊。

        萬卷書見鐵浪走了,便倚在崖壁上看著雨后的花草想心事:如若不能離開這絕谷,一生的心血付之東流也就罷了,負了家國大事,又有何顏面去見地下先人。萬卷書嘆息聲剛落,鐵浪依然急速奔回,手里赫然提著幾尾大魚。萬卷書正欲相問,鐵浪已急旋而回,片刻間又提了幾尾大魚回來。如此幾遭,崖洞前足足擺了三十余尾重約三四斤的大魚。

        鐵浪這次穩住了給萬卷書細說,原來鐵浪扯了藤蔓去潭邊時,那潭水和谷底堪堪持平了,潭邊的草地上散落了大量的魚。料是昨日的大雨致使這潭水上溢,將魚帶到了岸邊,等雨停水落,魚因水去勢太急,留在了岸上。

        這幾日眼見沒什么東西可吃,二人心下都暗自著急,現下突然有了這許多大魚,自是喜不自勝。取了刀劍正欲將這些魚刮刺干凈,突然漫天鳥鳴四起,順天涌下幾十只前次見到的大鳥,這些大鳥一股直飛潭邊,一股卻直沖這崖洞前。

        鐵浪見鳥來勢迅猛,怕傷了萬卷書,便將萬卷書推入崖洞,手中長劍揮舞,只是這大鳥數量極多,雖然打落幾只,卻被其他大鳥將魚叼走了不少。鐵浪眼見大魚快被鳥叼盡,將長劍一扔,順手抓起地上的石子,一顆石子一個大鳥。頃刻間崖洞前哀鳴一片,鳥羽四飛。

        其余大鳥見鐵浪兇狠便不敢近前,在崖壁中間停了,不沖下來,也不離開。鐵浪邊側眼瞄著這些兇狠的大鳥,邊收拾戰場,將打落的八只大鳥盡數碼在崖洞口。萬卷書在崖洞內看著這些大鳥死的頗為慘烈,有幾只口中猶自銜著潭魚,長嘆一聲:所謂鳥為食亡,當真如是,浪兒,你看它們如此執著也必有緣由,且拋幾條魚給它們吃吧。

        鐵浪把這些大鳥端詳一下,心中也是有些不忍,便撿起幾條潭魚向那些大鳥拋去。那些大鳥鵲起把潭魚爭食一光,皆拍翅而去。

        鐵浪和萬卷書一時間對這魚溢潭,鳥撲魚一干事情琢磨不透,議論許久不得要領。不過得了這許多的大魚和大鳥,當真衣食無憂了不少的日子。這些日子鐵浪依然沒人練功,得空便潛下深潭,隨著藤蔓在暗流道里探究一番,只是即使藤蔓有四十余丈長,依然沒有什么發現。

        鐵浪本就天賦異稟,加之在這絕谷之中心無旁騖,練起功來事半功倍,到了盛夏時節,這銅卷中記載的武功,鐵浪已然練就了四分之一之多,當然其中有些武功不過淺嘗而止。比如其中有門功夫叫做金蟾功,鐵浪嫌棄其身法丑陋,只是簡單看了看,并未深練。另外其他一些鐵浪自認為比較陰毒的功夫也皆一并舍棄。萬卷書在旁雖是不懂武功,但見鐵浪如此取舍不由暗自贊許,心下多年的憂慮稍感冰釋。

        盛夏時節,這絕谷之中倒是陰涼,那些異果也是果掛滿藤,鐵浪有空也回去稍加照看,以期冬日時有所收獲,而萬卷書春日里播下的種子,也均已藤蔓扶墻長勢喜人。萬卷書將大鳥的鳥羽盡數編成衣褥物具,二人在這絕谷之中的生活不再像之前那般拮據。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