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三章 三分鏢局①

第三章 三分鏢局①

        明道元年(1032)三月,江南已是草長鶯飛,紙鳶漫天的季節。正所謂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六盤山雖離玉門關千里之遠,三月的季節春風并未撫到,依然是黃草枯葉,殘雪猶存,除林間偶有幾聲雞啼鳥鳴當真是萬籟俱寂。

        突然間馬蹄雜踏,唱聲乍起,驚起林間些許錦雞突飛。“別時兒扯衣,行時妻飛淚;關山霜雪,江南桃花媚。合吾。金樽酒尚溫,長劍身后背;別道無情,人醉刀不醉。合吾。”這是一個女聲唱起,聲音甚是嬌媚,但其間的柔情刀氣沉雜別有一番綠林氣息。緊接著一眾男人高喝:“合吾,祖傳一業,慎得三分,三分鏢局,經行貴地。

        唱聲落處,一標人馬從山腰夾道疾馳而來,此隊人馬約莫七八人,當首的一二八女子,當是三分鏢局少鏢主馬牧南,身著鵝黃大氅,緊身打扮,背后一柄金色大刀在陽光下分為耀眼。身后一騎,懷抱一桿長旗,玄色大旗上繡著三分鏢局幾個金色大字,在疾馳中,迎風獵獵作響。再身后數騎之上的彪形大漢皆是玄衣打扮,背后亦都是斜插著各式兵器。唱聲陣陣,胯下駿馬卻不留行。

        但凡鏢局走鏢,都走熟路,小鏢帶腰牌,大鏢豎鏢旗,途中路過一些風險地帶則早備禮數,呈拜地頭。這一旦接了生路鏢,便勁裝疾馬,途中有高險之地則唱鏢求告。這三分鏢局乃大宋立國后的第一鏢局,因而唱鏢中前有求告,后有警訓,非一般小鏢局可比。

        待得過了峰間夾道,后面一大漢緊打幾鞭胯下之馬,追上前邊馬牧南道:牧南師妹,前邊去處是老龍潭,地勢開闊,我們且用餐后再行吧。

        馬牧南回首斜望一眼太陽,嬌聲說:就聽童師哥的,我們老龍潭開灶。言畢,揚鞭打馬疾馳而出,眾大漢皆急急相追。

        老龍潭乃涇河源頭,群峰環抱間水勢寧靜,霧氣升騰之下凝璧深邃。童力雖說老龍潭地勢開闊,其實也只是有頃余水灘。不過已經足夠一行人生火做飯,飲馬洗漱。

        待得淘米下鍋,馬牧南看其他師兄都在忙碌造飯飲馬,便悄然去了遠遠的一巨石后意圖更衣。眾師兄和這個小師妹走鏢已不是第一次,當然知道其中門道,便都背身忙碌,以避其嫌。

        馬牧南方才解衣,就見面前水面上悄然冒出一個小小的水泡,并未在意。待得裙裳小褪,水泡突然密集有力,突突聲不絕。馬牧南大驚之下,匆匆束了衣裳,伸手去拔背后的金刀,才記起剛剛放在了馬褡子里,于是便取了腰間小匕嚴陣以待。片刻之間,水泡戛然而止,一大片的水花開始四泛。馬牧南驚疑稍定之下,將匕首回鞘,水面上突然泛出一具尸體來。

        馬牧南雖是習武之人,久歷綠林洗練,也不由得驚呼一聲。眾師兄聽了疾問所以,馬牧南招了眾師兄過來,七手八腳將水中尸體打撈到灘頭之上。二師兄華玉梧精于醫道,上前查驗后面色稍霽。眾人知道這人并未死,不由心頭都一松。童力畢竟久歷綠林,略一沉吟,便安排三師弟楊路去周邊巡查一遍,又安排五師弟邵小飛找個高點哨探戒備。

        等華宇梧把這落水之人橫抱至生火做飯處的平坦之地,九師弟陰山封早已將一厚厚的毛氈鋪好。馬牧南這會早已鎮定下來,細細打量這落水之人,竟然是個眉清目秀的孩子,約莫有十二三歲的樣子。

        片刻功夫楊路便攜了幾件衣服急奔過來,楊路剛剛把衣服放于落水少年的身邊,那少年便輕咳一聲,醒了過來。少年醒轉看身邊眾人,不禁一怔,而華宇梧則順勢將楊路取過的一套干衣扔給少年。

        童力掃眼看了看少年的衣服,盡是棉麻布料,知這孩子必然是附近農家的孩子,只是不解這孩子為何在這依然料峭的早春會落于這老龍潭之中。不過見孩子沒事,便輕聲吩咐大家仍舊各自按部就班的準備餐食,只留下了華宇梧和馬牧南在這少年身邊。

        華宇梧于低聲問了幾句孩子從哪里來,怎么落水這些話,孩子只是呆呆的流淚不語,而在樹巔哨探的邵小飛卻一聲驚呼,幾個雀躍飛縱,在不遠處的一個樹上將一直已經死掉的大鳥丟下樹來。

        樹下的師兄妹幾個沒做防備,被這翅展丈余的落鳥著實驚了一下,而一直暗泣的少年見到這大鳥徑直撲上去嚎啕大哭。師兄妹幾人呀然的圍著大鳥和少年,瞠目結舌。

        華宇梧見師弟師妹滿臉疑惑,便猶豫了一下道:“這應是金雕,常聽武林中談及西域各地有此大鳥,馴養來用以飛獵,雖狼熊虎豹之類皆不懼之。若是此鳥,當真讓人驚懼”

        話雖如此,華宇梧還是心存疑慮,這老龍潭才將出中原不遠,似不應有此鳥出沒。便輕聲安撫少年,因為這些猜測和疑慮只有這少年才能解答。

        待到餐食做好,少年也早已收了哭聲,尋隱蔽處換了身肥大的干衣,只是任憑華宇梧幾人如何引逗,少年只是閉口不言。幾人無奈,也只好不再費勁了,待到吃飽喝足,幾人馬上就要上路,童力才稍稍有些犯愁。這少年,若是不管他,這深山之中,可是危險重重,若是帶他離開,卻不知這少年卻又是如何做想。

        華宇梧精于醫道,自然察言觀色能力強出其他人很多,早就知道了童力的顧慮,便將馬牧南扯到一邊耳語幾聲,馬牧南聽的是疑云滿面,最后竟不由的呀的驚出聲來。

        所有人行囊重新打理完備,馬牧南徑直走到少年身邊說:“都是姐姐的不是,竟沒看出你是妹妹,且不問你之前的遭遇,現在你只身在這深山之中,自是危險,妹妹便隨姐姐同行,到了前頭有人家之處,妹妹再做打算吧”

        那少年,應該是少女遲疑片刻,點了點頭,邵小飛早已拉過來備馬給了少女,少女怯生生的拉著馬韁不知所以。只是偷眼看其他人翻身上馬,便依樣翻身上躍,卻不知用力過猛,翻到了馬的另一側。眾人眼見少女不會騎馬,卻又不好取笑,便都側面偷笑。馬牧南見狀下馬指點了少女幾句,這少女學的倒是極快,輕盈一個翻身,穩穩的坐在了馬上。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