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三章 三分鏢局④

第三章 三分鏢局④

        一夜無話,天色微亮,童力便將那些昨夜接了通知不再夜行正呼呼大睡的師弟叫了起來。那客棧伙計看看將幾碗熱粥捧上桌,便有一軍士呼嘯而至,進了客棧巡視一眼,見只有童力幾人在吃早餐,便近前低聲問道:“可是三分鏢局的諸位英雄?”

        昨晚是華宇梧過去辦的出關手續,見軍士相問,便起身道:“我等正是,不知軍爺有何見教?”

        軍士抱拳道:“某乃安撫使大人旗下驍騎尉楊天略,傳安撫使大人令,請諸位英雄盡快出關”楊天略說完,近前一步在華宇梧耳邊低聲道:“哨探來報,夏州一哨兵馬徑奔隴山口而來,大人恐有誤諸位大事,特名在下來此相告,并名在下領一都人馬護送諸位出關”

        華宇梧聽了不由一驚,心道自己此次走鏢之事本是暗鏢明走,怎的這安撫使大人卻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更驚懼的便是這夏州兵馬臨城之事。

        楊天略見華宇梧遲疑便道:“諸位所擔之事,正是我家安撫使大人主倡,是以無需多慮,請諸位盡快起行,遲了恐生事端”

        華宇梧和童力交換了下眼神,然后讓師弟師妹們速速進食,馬上出發。

        待得華宇梧一行人出了客棧,早見楊天略立于馬上等待,身后約有百余騎,個個氣宇軒昂,便知這是一都精兵。

        一行人出關口處,早有守兵相待,無需查驗,童力便高嘶一聲,鏢局眾兄弟便知這是疾行口令,都不作聲的揮鞭打馬,疾馳而出。

        楊天略見鏢局眾人氣勢,不禁心下暗贊,這三分鏢局名揚天下,果真不是徒有虛名,也連忙一揮手中長刀,沉聲道:“疾行”

        出得靜邊寨關口,便進入了隴山峽谷,山谷之中,枯河殘雪尚存,河岸兵道老冰未解,是以馬蹄聲在山谷來回激蕩,似有千軍萬馬一般。這山谷約有30余里,眾人疾行那是怕在山谷之中遇到夏兵,只要沖出這山谷,便是一馬平川的山間河灘,進退余地便大了許多。

        青雀有了昨日騎馬的經驗,今日已經不再生疏,只是仍舊腳踩雙蹬半立馬上。楊天略見這女娃如此稚嫩,卻能以如此姿勢騎馬半個時辰,也不由暗暗稱奇。

        但見山谷越來越寬,楊天略當然知道這前邊便出了隴山谷了,不由縱馬上前,壓了一下隊伍的速度。因為他久在軍中,自然知道夏兵前來,必不敢輕入山谷,如今眾人馳出山谷,連夏兵哨探都沒看到,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夏兵就堵在谷口。

        童力見楊天略縱馬擋在前面,且長刀一立,似是示意減速,便也將手臂橫的伸出,鏢局眾人見狀,早早的勒馬減速。只是這青雀是誰家的暗語都看不懂,仍然疾馳,結果她那駿馬便一頭撞在了前馬身上,一個前跪,青雀眼見要被甩出去,便輕點馬鐙,飛身而起,前面密密麻麻有百余騎,自是無落身之地,便只得空中又是一翻,落在了山谷旁的崖壁之上。

        無論鏢局的眾人還是楊天略帶的那些驕兵,一見這女娃臨危之中竟然有如此解脫之法無不駭然。

        楊天略贊嘆道:“久聞三分鏢局威名,今見如此女娃便有這般大神通,實是拜服”

        童力張了張嘴不知道怎么回,倒是華宇梧輕笑道:“楊都尉見笑了,這青雀女娃,卻是昨日我等在老龍潭救下的,實非敝鏢局之人,在下也是拜服之至”

        楊天略不由一愣,華宇梧便三言兩語的將昨日之事交代了一下,青雀卻已經從石壁之上飄然而下,徑直落在楊天略和華宇梧的馬前。將馬牧南早上借給她的長劍在地上畫了幾下,便抬眼看華宇梧。

        華宇梧臉色一變,忙對楊天略道:“楊都尉,青雀說前方有兵馬”

        楊天略早已料到,所以也不驚慌,便問:“可看清多少人,離此有多遠,兵馬是行軍還是駐守”

        華宇梧便下馬也用長刀在地上點點畫畫,青雀看了,點了點頭,便擰身一個倒縱,幾番在崖壁清點,便躍到了這崖壁半腰。

        楊天略和華宇梧眾人都瞠目結舌,楊天略不由嘆道:“這世間竟有如此武功,若我軍中個個都有如此神功,那便是萬夫不當之軍了”

        華宇梧也是愣神的琢磨著自己的心思。直到青雀躍下山崖,在地上寫字了才回過神來。

        華宇梧邊看邊道:“人馬約有千余,人在六七里外,并未行軍,似在埋鍋造飯。”

        楊天略聽了輕笑道:“眾將士,今番讓你們吃上黨項人的烤肉”便又扭頭看著青雀道:“小英雄天賦神技,不知可能躍上這隴山山巔?”

        華宇梧早就立在地上等著,也便點點畫畫,青雀仰頭看了看這眼前的隴山,輕輕點了點頭。

        楊天略喊了聲:“令官”便又一軍士提馬近前,楊天略俯身過去,將令官馬褡上的一面小鼓取過道:“背著這鼓不知是否也行?”

        不用華宇梧再編譯,青雀已經輕笑著點頭,并把這鼓接了過去。并在地上寫道:“可是讓我去做疑兵”

        華宇梧一問楊天略,楊天略不由奇道:“這女娃有些門道,竟然懂得兵法”便沖青雀點了點頭,指了指山巔,又搖了搖手里剛剛從令官那取過來的令旗。

        華宇梧待要寫寫畫畫,青雀早已提了軍鼓縱身飛走了。

        楊天略笑道:“華兄且記下了,此番事了,務必將此女娃帶到靜邊寨去見我家安撫使,某家回去便知會安撫使大人”

        華宇梧搖頭苦笑道:“那也得看青雀的興致,如若不然,似她這般飛檐走壁,我等又豈帶的住”

        楊天略一愣便不由得笑道:“果然如此,楊某也不怪華兄”楊天略之前稱華宇梧為英雄,現在改稱華兄,自然是想套近乎。

        楊天略眼見青雀已經立在山巔一棵巨樹之上回望,便大喝一聲:“郭遵何在?”

        這郭遵早就在了楊天略馬后,便高聲回道:“末將在”

        楊天略沉聲道:“你且帶麾下人馬,鼓聲響后疾出隴山谷,且避開地方右方兵鋒,從左側殺入,你無需戀戰,只貫穿黨項人兵營便揮兵北上,待到敵兵營中殺聲再起,便回師合擊”

        郭遵身形魁梧,一桿鐵鞭橫于馬前,如鐵塔一般,聽令后便道一聲得令,帶兵去了。楊天略掐指算著時間,便有道:“曹自用何在?”

        曹自用見郭遵走了,這早已在郭遵剛才立馬之處等待,聽到叫自己便也高聲道:“末將在”

        楊天略回首看了一眼曹自用道:“你且帶了麾下兵馬激沖對方營寨,郭遵前邊牽動后,對方營寨自然混亂,我命你將對方軍陣沖垮沖亂,若本將到時,敵軍尚有序抵抗,拿你是問”說完便一揮手。

        曹自用也自帶兵去了,華宇梧眼見楊天略在這一都約百人之中尚有計謀調度,不由的心下暗贊。

        楊天略眼見曹自用兵馬不見影蹤,便停下手中一直掐算的時間,抬眼看兀自在樹杈上端坐的青雀,緩緩的抬起手中的令旗。

        青雀在山巔樹頂早已等的急不可待,見楊天略令旗揮起,便將手中軍鼓砰砰砸響,這早春的清晨本是萬籟俱寂,這軍鼓一響,山口的黨項人便隱約聽見,便停下手中的鍋灶,仔細辨認,這青雀眼見鼓響處,敵兵并未騷亂,便飛身于樹巔急奔向敵兵營陣方向,邊飛便將手中軍鼓擂的山響。

        果不其然,黨項人軍營中本是隱約聽見,待到聽見鼓聲由遠及近,不由得大亂,哨探衛兵,早已向鼓聲響處集結。

        待到衛兵恰恰移動到位,郭遵早已依言殺向了黨項人的后鋒,一時間營陣大亂,郭遵手持鐵鞭所到之處,所向披靡,身后眾軍士亦勇武過人,只一趟沖殺,便從夏兵左翼從到了右翼,右翼剛剛集結了一批狐疑中的哨探士兵,哪料到竟被從身后截殺,一下也是亂了套。郭遵一馬當先的將敵營殺穿,也不戀戰,徑直帶兵殺向了黨項人的腹地。

        有些老兵早已反應過來,集結了上百人便去追趕郭遵部,哪料到,前腳剛剛追出,后腳曹自用的兵馬便又掩殺到了,一時間敵營頓感三面受敵,那高山之上鼓聲不歇,前邊穿陣而過的尚未分開廝殺陣勢,這后邊又有兵馬沖殺。

        黨項兵頓時懵了圈,四處竄逃,而這時郭遵部又調轉兵鋒,掩殺回來。待得曹自用和郭遵所部匯合一處時,楊天略也帶著一對衛兵趕到。

        楊天略眼見黨項兵盡皆竄逃,不由得笑道:“郭遵真霸王再世也,夏兵魑魅焉能敵我大宋神兵”

        華宇梧本來聽青雀說敵兵有千人,尚有些恐懼,現見楊天略稍作布置,片刻之間便將十倍黨項人殺散,不由得贊嘆:“楊將軍真是用兵如神,郭曹兩將軍真是勇武過人,華某大開眼界”

        楊天略手一揮,身邊衛兵便加入到郭曹兩位兵馬之中追殺殘兵。然后徑直看向正在擂著軍鼓閃躍而來的青雀道:“華兄,這丫頭當真身負神通,今日致勝,當居首功”

        青雀在一根旗桿上輕輕一點,一個鷂子翻身落在了楊天略馬前,鼻翼忽閃,只是略有小喘而已。楊天略不由的又嘆道:“華兄,若我軍中盡你等身負絕技之士,晾那黨項人契丹人必再不敢撫我大宋虎須”

        青雀近前一步,將手中軍鼓遞還楊天略,楊天略翻身下馬雙手去接,青雀一愣,遞出的手便緩了緩,手中那枚玉斧在清晨的陽光下閃爍著溫潤的光芒。

        楊天略接過軍鼓兀自看著青雀手中的玉斧,欲言又止,而這些都被華宇梧看在眼里,華宇梧心中猛的一沉,連忙發聲道:“多謝將軍護送,今夏兵敗退,想必會集結大軍再來,我等身負重任,不便久留,就此別過”

        楊天略略一遲疑道:“華兄,實不相瞞,我家安撫使得到消息是諸位所擔之事有所泄露,這才使得夏兵出兵阻截,眼下夏兵雖退,后面必然會將兵追趕,楊某且再送華兄一程”

        華宇梧哪里不知楊天略心下打的主意,一時間頗感糾結,這玉斧此前引起的腥風血雨,華宇梧自然知道一二,如果楊天略識得此物,那這青雀便隨時有殺身之禍。華宇梧倒不是計較青雀生死,只是,他知道自己師門一脈和此玉斧有莫大關系,心下便激轉幾遭,思慮解決之道。

        楊天略見華宇梧遲疑,倒是沒覺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說:“華兄,勿要推辭,以大事為重”

        華宇梧眼見無法推脫,只得看了一眼青雀道:“如此,咱們即刻啟程”

        楊天略便喚了傳令兵過來吩咐道:“擊鼓三通,竭力滅賊,三通鼓后,即刻鳴金,你且著一人回去面稟安撫使大人,便說,楊某因勢判決,當護送鏢隊出黨項叛境”

        華宇梧見楊天略在此布置軍務,便悄聲走到青雀面前用腳在地上曲曲彎彎寫了幾個字,然后抬眼看著青雀。青雀眼底閃過一絲驚疑,便點了點頭將字跡用腳抹去。

        三通鼓之后,傳令兵便搖響手中的銅鉦,追殺出數里遠的宋兵便一個盤旋,撥馬而回。

        華宇梧心下暗想:這楊天略有驍騎尉的勛爵必是戰功赫赫,現下見他統兵如此,倒是不意外,只是他若識得玉斧,自然會有計較,倒是極不易對付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到此處不由又看了一眼青雀。

        青雀正盯著傳令兵手里的銅鉦看著,此時楊天略也正朝著青雀看,只是再也沒看到青雀手中那枚溫潤的古玉玉斧。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