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五章 一品刺客①

第五章 一品刺客①

        華宇梧心中總是想著適才聽到的兩聲驚呼,自然會選擇伏在青雀身邊,想要趁機找些蛛絲馬跡。

        誰知剛剛伏下身子,青雀便黑暗中抓住了他的手,并急促的在他手心里畫了起來,連畫幾遍,華宇梧也沒能弄清楚青雀寫的什么,直把青雀急的拍身前的凍土。

        華宇梧不知道青雀到底想說什么,只是覺得青雀如此著急,必是重要事情,也不由得著急,誰知兩人越急就越比劃不清楚。又比劃了片刻,青雀不由的急的就要跳起,卻被華宇梧按了下去。這行軍打仗華宇梧自然不能亂了楊天略的安排。因此一直囑咐師兄弟不要輕舉妄動。

        就在這時,青雀在華宇梧耳邊突然開口了:“刺客,十七人,下面的人非敵手”說著就要竄出去。華宇梧依然按著她。心下大駭,一是因為他覺得青雀隱藏會說話這件事必有圖謀,現下突然開口,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二是,自己跟隨師父久習武功,內家功夫也練了二十余年,視力聽力非常人可比,但現在自己毫無覺察有刺客。

        青雀又急促道:“已殺三人,再不趕去,必全軍覆沒”

        聽到這里,華宇梧看了看遠處的楊天略,那邊毫無動靜,心下急轉便知楊天略等人并未察覺,想想也是,自己都未能察覺,更何況他們。

        華宇梧稍一思慮,便計上心頭,招呼師兄弟近前,嘀嘀咕咕一陣,眾人便隨了青雀摸下高嶺,向營地靠近。

        只奔出幾息,青雀便已經看不到人了,童力當先緊追,眾人只能看到童力隱約的身影,便都悄聲跟著。

        等到進了營地,華宇梧等人便隱約聽到幾聲悶哼和倒地的聲音,只是不知道是刺客在殺人還是刺客在被殺。等摸到營地里面,童力先聞到了血腥味,然后他摸到了三個宋軍的尸體,這些尸體都搭著弓,箭卻沒能射出去,這是被人在做出任何反應之前就割了喉管。

        童力在尸體旁等了下華宇梧,華宇梧走近后摸了摸尸體悄聲道:“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割了頭顱,青雀說的沒錯,黨項人來的都是精于刺殺的高手,我們要小心行事”

        待到幾人摸索著往營地深處走了不遠,就看見一個纖瘦的身影大搖大擺的迎著他們走過來,看身形分明便是青雀。

        青雀看著慢慢摸索的眾人也不吭聲,但是華宇梧看她如此輕松的走過來,便知這十七個黨項刺客肯定是被她都解決了,不由的心中極度的駭然,這十七人過來,能無聲無息的將郭遵部下的精兵瞬間割掉頭顱,而且是同一時間割了三人,這武功必然非同小可,卻被這小丫頭頃刻之間盡數殺死。這青雀的武功比自己想象的又不知高出多少,華宇梧心里想到,就是師父來了,也未必有此等的功法。

        青雀正要拉著華宇梧比劃,馬牧南從營地外已經慢慢的摸了進來,適才,華宇梧嘀咕的那些,華宇梧讓馬牧南去知會楊天略他們的行動,避免楊天略出現誤判,現在馬牧南過來,想必是楊天略有甚信息要傳達,便先接了馬牧南。馬牧南走近壓低聲音道:“楊將軍讓留個活口,他馬上就到”

        華宇梧聽了一驚,心道這還留什么活口,青雀肯定全部殺死了他們,卻不料青雀聽了,卻牽了馬牧南往營地中間走去。等青雀停了腳步,華宇梧借著稀疏的星光看見地上伏著一個人,幾步走過去查看,竟是個活口。華宇梧招呼師兄弟幾人圍過來,從火絨桶里扯了一點水浸的絨棉,那絨棉嘶嘶幾聲便著了起來,借著火光,眾人看到伏在地上的哪里是什么黨項人,分明是漢人,只是這人滴流亂轉著眼睛里滿是驚懼,卻不能動彈。

        華宇梧看了看青雀,心道這丫頭點穴的功夫竟也如此了得。青雀過來就要給那刺客解了穴道,華宇梧稍一制止先拿了匕首抵住那人咽喉,才示意青雀解穴。

        穴道一解,那人疾聲告饒,華宇梧看了看已經悄聲走近的楊天略道:“快說,你們多少人,為什么要刺殺我們”

        楊天略近前借著微弱的火光看了一眼這人道:“汝本漢人,為何助賊?快快告知本將軍,黨項人此次出兵多少,由誰掌軍,你這等刺客又有多少人?”

        被俘之人名曰蔡子良,確是中原人士,后被夏州大將赫連鐵弗以重金招致麾下,蔡子良原本是漢中人士,自幼學了一身功夫,貪戀榮華便跟了赫連鐵弗。這赫連鐵弗乃夏州重臣,籠絡了大宋契丹大理吐蕃還有夏州這些地方大量的武功高超之輩百余人,這些人在夏州享一品官職待遇,因而這些人的居留之所也便由原來的聚賢閣更名為一品堂。

        蔡子良在這百余人中身位甚微,跟著一些高手也參與了幾次刺殺獵殺活動,無不手到擒來,如探囊取物,今番竟在眼見大功告成之時,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給點了穴道,現在看宋軍軍營人等圍過來,便知其他人恐怕也好不哪去,自是一一告知。

        白日里,黨項人依密告派了千余兵馬堵截鏢隊,卻被楊天略擊退,且損失慘重,領軍的回去便被赫連鐵弗依軍法砍了腦袋,這才帶了一品堂高手二十余人,并精兵五百人人尾隨而來。

        這黨項軍中有一軍師也是漢人,名叫張元,仨月之前,和另一叫吳昊的漢人來到西夏,在酒樓整日飲酒,醉了便高歌對唱,一時間整個夏州城皆知醉仙樓里有兩個漢人甚是狂怪。每日倒是有不少人前去觀看。直到一日,兩人豪飲一番在眾目睽睽之下之下執筆在墻上寫下:張元吳昊來飲此樓。恰好酒樓中有巡視的官兵,見二人竟然觸其主元昊名諱,便擒了二人去見元昊。不料二人早有籌謀,圖的便是得見元昊,一番言論被元昊驚為天人,便招了二人在麾下辦事。

        這元昊本就是多疑之人,怕這二人是紙上談兵,只圖富貴,又怕二人是宋朝奸細,便心生一計,將吳昊留在身邊,卻將張元交給了赫連鐵弗,說是軍師,其實一石二鳥,一是讓赫連鐵弗試試張元到底有何本領;第二是赫連鐵弗勇武,也可監視他,免他圖謀不軌。

        適才赫連鐵弗的兵馬銜枚急追看到宋兵營地便要撲上去廝殺時,張元制止了赫連鐵弗,獻計讓一品堂這些武功高手,先去把哨兵刺殺,而后再去制住了領軍之將,便可不戰而勝。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