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五章 一品刺客③

第五章 一品刺客③

        達昂喇嘛彈擊長劍的嗡聲早已驚動了馬牧南,馬牧南斜跨一步,堪堪躲過去這一掌。達昂喇嘛凌空一掌竟沒擊中,也不由得一驚,心道,這些人倒是有些武功,要知道這達昂喇嘛那是密宗大師仁欽桑波仁波切的弟子,只這一身密宗神功,橫行吐蕃尚無敵手,此番偷襲竟沒成功,著實讓他意外。

        仁欽桑波仁波切自幼出家,在阿里一帶盛名久傳,后古格王也協沃一心推崇佛教,眼見吐蕃僧人沉迷于糟蹋婦女以修行,割取人頭以渡劫的混亂場面,痛心疾首,便在年輕僧人中挑選了包含仁欽桑波在內的二十一人,派遣去迦濕彌羅學習佛法。這一去就是七年,等仁欽桑波回到阿里,古格王也協沃早已傳位其弟松艾。仁欽桑波便一邊翻譯在迦濕彌羅學習的佛法,一邊在整個吐蕃境內弘揚佛法,名聲更甚之前。

        卻不料仁欽桑波在翻譯佛法過程中,竟從迦濕彌羅一本無名古經中以九字真言: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悟出了一套名曰大日如來掌的絕世神功,且悟出了一套修**日如來神掌的內功心法,名曰六道金剛咒。

        仁欽桑波在吐蕃弘揚向善之佛法過程中,確有不少僧人跟隨他以修行佛法,卻也有不少人是看中了仁欽桑波的絕世武功,達昂法師便是其中一個。

        達昂喇嘛原本是衛藏僧人,這里的僧人便是也協沃看不慣的那種,專門以蹂躪婦女和殺人作為修行手段。后聽聞仁欽桑波身負絕世神功,一是怕被其清理,二是想修**日如來掌,便以洗心革面的形象投在了仁欽桑波門下。

        達昂喇嘛在仁欽桑波門下修**日如來掌約有十年,眼見同門之中幾無對手,便以弘揚佛法為名離開仁欽桑波投奔了赫連鐵弗,今番必要在赫連鐵弗面前露一手來確立自己在一品堂的地位,

        達昂喇嘛見馬牧南躲過一掌,便趁身子剛剛落地,輕輕向前一滑,左掌跟著又劈出去,眾人眼見馬牧南根本無法躲避,不由都驚呼一聲。

        呼聲未落之際,只聽一聲暴喝,童力以雙掌抵向達昂喇嘛。

        嘭的一聲巨響,童力往后滾落,達昂喇嘛也是一愣,并未再做追擊,在他看來自己這掌運了六分功力,幾乎無人可以抵擋。卻不料對面的大漢只是順勢滾落,好像并未受傷,心道:若是這里的人都是這般功力,今天必討不了好去。

        而童力滾落時,連同馬牧南一并帶倒,華宇梧從中軍帳趕來恰恰看到,華宇梧擔心馬牧南和童力的安全,便連忙過去察看。童力此時雙臂酸麻,半分勁道都使不上,但他卻有十足的臨敵經驗,見敵人并未乘勝追擊,便知對方并不知自己情況,也是心存忌憚。便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達昂喇嘛見童力一躍而起,心中不免一沉,心道,果然是高手,心下不由暗想如何應對。身后馬牧南被帶著硬生生摔了一跤心下盛怒,不由分說的便沖了上去,華宇梧倒是不知這和尚的深淺,但是童力知道馬師妹斷不是和尚對手,連忙喝止。

        童力勉強伸出的手臂去拉車馬牧南,卻被馬牧南一甩掙脫,且童力痛的哎呀一聲,這達昂喇嘛馬上就看破了童力的深淺,心道原來他是隱藏了傷勢。不由大喜,身形一縱,躍在空中,一招佛光普照使將出來,這招掌法厲害之處在于,人在空中,掌形游移,讓對面三分鏢局的幾人每個人看著這一掌忽而是奔向自己,忽而有偏向他處。防無可防,攻無可攻,只能呆呆的站著。

        達昂喇嘛見幾人呆站著便知自己這招無人可破,不由哈哈笑道:“彌陀佛,都給某家納命來吧”

        只聽嘭嘭嘭三聲,邵小飛童力和馬牧南幾乎同時中掌向后飄去,華宇梧繞是武功高深,見多識廣,足智多謀也不由的心中大駭,心道這喇嘛如此高深的功法,幾人恐不是敵手。

        三人中掌尚未落地,達昂喇嘛便又要欺身上去,只聽得一聲放,宋營中亂箭齊射,將飛在半空的和尚直接逼落地上。達昂喇嘛見功敗垂成不由的怒喝一聲彌陀佛,舍了鏢局眾人,直撲宋營軍士。

        只聽啊啊啊一片此起彼伏的哀嚎聲,宋軍已有十幾人命喪掌底,華宇梧血灌瞳仁,執了判官筆便要尋過去和和尚決斗,卻被暗影里的楊天略小聲叫住:“華兄,且退了,這番僧兇猛,不可力敵,以免耽誤大事”

        被擊倒的童力和馬牧南還有邵小飛早已起身,雖然受傷不輕,卻也可以行動,便被楊天略引了往黑暗中退去。

        達昂喇嘛撲殺了十幾個宋兵,再也尋不到可殺之人,再回來尋人決斗,卻哪里還找的到人,這才知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達昂喇嘛在營地里橫沖直撞嗷嗷怪叫著的時候,三分鏢局眾人早已跟著楊天略到了上云川河谷里,河谷里枯黃的蘆葦蕩正好可以藏身,華宇梧看不清身邊有多少軍士,卻看到山道上許多軍士帶了所有軍馬順著山道向西而去,鞭聲及馬嘶聲在夜色里劃破整個山谷。

        達昂喇嘛眼見宋兵去遠,便吼聲連連,縱火燒了宋軍營地,火光中,赫連鐵弗等四人也機警的策馬進了宋營。華宇梧見他們只有四人,正要合計合計突襲一番,卻不料,營地的火光中突地轟聲四起。把赫連鐵弗等四人和達昂喇嘛驚的奪馬出營。

        此時,山道上先前敗走的宋兵也揮兵回殺,楊天略和曹自用也從蘆蕩中一躍而起道:“擊殺”,其實這都是疑兵之計,目的就是驚走眾人。

        先不說這邊楊天略帶人收拾殘營,卻說赫連鐵弗和三個一品堂高手和張元在身后火光隆隆炮聲還有宋兵的喊殺聲中,打馬疾退。這一跑便是三十余里,身后一片漆黑和寧靜了赫連鐵弗才勒馬大笑道:“今番雖然中了宋蠻的奸計,兵士盡沒,卻得了大師和軍師二位高人佑我,真乃不幸中之大幸,本將軍必將向夏王力薦二位”

        等楊天略等人把營地收拾好,東方已經泛白,楊天略聽到郭遵報過來說軍士減員一十七人,殺敵五百余人,生擒兩人。不由黯然對站在左近的華宇梧道:“這些軍士無不是我們兄弟三人親手教導栽培,方有大殺四方之戰力。”

        華宇梧由衷的贊道:“楊將軍用兵如有神,今以十七人傷亡擊殺敵軍數百人,真當得上神機妙算”

        楊天略卻失神道:“這些軍士無不是我等挑選的十余歲的頑童嚴加**而成,楊某不才,歷時十年教出一百九十七人,至今已失三十余人”

        華宇梧明白了,這軍士類似于楊天略的家將,便道:“楊將軍掌兵有度,確是我大宋之幸事”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