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八章 金雕少年④

第八章 金雕少年④

        華宇梧回過神來走到唃廝啰面前道:“唃廝啰贊普,我等受大宋朝廷之托,有鏢物給你”

        唃廝啰聽了先是一怔,接著便莊重的整理了一下衣衫,躬身道:“未開化之邦贊普唃廝啰恭請上國圣使”

        華宇梧倒沒料到唃廝啰會如此莊重,便有些不知所措的把那黃娟遞在了唃廝啰平伸出的手里。

        唃廝啰借了腰刀,將縫合在一起的絲線挑斷,雙手捧著看了起來,待到看完,唃廝啰雙手仍碰了絲絹,向著東方連拜了幾拜。

        華宇梧了了此樁心事,不由心里一松,待看到鐵浪站在周邊淡然的看著一切,心里不由的又一緊。

        低頭思索著,慢慢踱到鐵浪身前道:“鐵兄弟,識得這些斧飾,可知這些斧飾的來歷?”

        鐵浪低頭凝思片刻道:“此乃我部內事,不便說與華大哥”

        華宇梧聽了更是一驚,他說是他部內事,難不成他竟和郭遵楊天略還有白無忌竟是一個部署的。

        華宇梧正要再說什么,唃廝啰卻過來了,唃廝啰現在已經看清,這個玉斧虎符并非青雀所有,而是華宇梧的物件。過來之后倒是沒再磕頭,深深躬身施禮道:“青龍堂西域分舵舵主何郎業賢弟子欺南陵溫見過圣使閣下”

        華宇梧驚道:“青龍堂?白無忌和楊天略他們都是青龍堂的人嗎?那為何他們自己卻不知道?”

        唃廝啰嘆息一聲,看了看華宇梧,又看了看鐵浪道:“在下也只知道這么多”

        鐵浪心道:我又何嘗不是知之甚少呢,只得模糊道:“陳年舊事,歷時久遠,且已物是人非,慢慢厘清就是”

        正說著,仁欽桑波攜了阿底峽過來告別,仁欽桑波雙手合十頌了聲佛號道:“貧僧貪圖名利,一心想以渡惡人來彰顯佛法無邊,卻不料竟被惡人利用,險些釀成大禍,就此別過,各位施主若他日到得普蘭,貧僧再行謝罪”

        唃廝啰挽留一番,仁欽桑波滿面慚色,終究還是走了,唃廝啰想著自己現在也是流落在外,結果如何尚不得知,也就沒有強加挽留。

        送走了仁欽桑波,華宇梧心里還在盤算著鐵浪,心道,楊天略拜托自己留心玉斧虎符的事情,今番最好的機會便在眼前,如果能任之溜走,尋思良久才計上心來。

        華宇梧走到鐵浪和青雀身前道:“鐵兄弟,你適才說起,這烏木斧是你部署內事,華某確實不便探聽。只是我卻還識得幾人也有這一模一樣的斧飾”

        鐵浪一驚,心道,萬爺爺雖簡單提前有這么回事,自己心里也想,這天下之大,如何能再尋到這些人。不料今日一下竟見了兩塊青龍令,而華于梧竟然說還識得持青龍令之人,著實有些驚詫。

        鐵浪看了看身邊的青雀道:“青兒,你隨我在外邊呆些時日可好?”

        青雀歡喜的拍手跳起來道:“好好好,多久都好”

        華宇梧聽了大喜,心知鐵浪被自己剛才的話打動了,便對唃廝啰道:“贊普大人,此番我三分鏢局受大宋朝廷所托,業已交鏢,請贊普大人簽字畫押,我等變回去交差了”

        唃廝啰躬身道:“在下身陷死地,吉兇未卜,若有回旋之地,必報各位大恩”

        適才華宇梧和白無忌下去救人時,邵小飛已經將唃廝啰的事情給鐵浪簡單介紹了。

        鐵浪凝眉道:“你手持青龍令,便和我有非同小可的淵源,我當助你一臂之力”然后轉身對華宇梧道:“華大哥,你且帶了青兒徑回開封去,我這邊助唃廝啰平了反叛,便去開封尋你”

        唃廝啰搖頭道:“溫逋奇籌謀良久,又手握重兵,卻不好誅滅”

        華宇梧雖不知鐵浪的來頭,卻知道唃廝啰的事情,鐵浪必會施援手。不由心中斟酌:這玉斧和師父淵源甚深,又加之楊天略臨別有重托,若是今日和他分開,若有什么變故,那當真是無可挽回。便也朗聲道:“既然鐵兄弟要助唃廝啰贊普一臂之力,我們兄妹幾人又有何不可”

        唃廝啰感動道:“諸位英雄俠骨丹心,欺南陵溫感至肺腑”

        華宇梧卻道:“有些事情唃廝啰贊普尚不得知,且待在下回客棧后細說與你”

        眾人零星的雪片順天而下,恐怕又是一場大雪要來,便都整理一番,準備回客棧去,唃廝啰恐被人認出,便將外衣脫了,扔下阿鼻古井。

        眾人剛剛啟程,便聽得一聲響徹天際的鳥鳴,那金雕竟然吊了一只半大的黃羊飛了回來,看見人群便將黃羊扔在雪地上。

        邵小飛將黃羊扛過道:“這只大鳥著實厲害,捕的這羊足有六十多斤”

        那金雕不識得邵小飛,便圍著邵小飛頭頂盤旋鳴叫,青雀抓了個雪團扔向它道:“恁的小氣,又不是搶了你的”那金雕便不再鳴叫,只是仍然盤旋在邵小飛上空。

        眾人回到客棧,已是掌燈時間,童力早已等急,正扒著客棧門口的立柱左右張望。遠遠看見青雀蹦跳的走在頭里,心才放了下來,回身就對客棧的伙計說,快去備一桌酒席來。

        邵小飛這時已經進了門,將黃羊撲通一下扔在地上道:“伙計,看著將這羊也給剝了,燒湯,燉菜還是烤著吃,你隨意,只是這羊頭和下水要留給這位雕兄”

        正說著,那金雕也收翅大搖大擺的進了客棧,伙計愣是被嚇了一跳。童力看著多進來幾個人也沒在意,只是圍著馬牧南大量看看有沒有受傷。

        兩三個熱菜一上桌,幾人便敞開了吃喝,鐵浪這段時間為了尋找青雀,日行數百里,飯菜自然是吃不好,今天也總算吃上一頓像樣的飯菜。唃廝啰在阿鼻古井里雖然有飯菜吃,卻總是沒有胃口,今番出得牢籠,心情大悅,也吃的開心。

        席間,華宇梧便將溫逋奇在瞿曇宮里的作為和白瑪贊蒙的事情向唃廝啰說了說,并且還透露了溫逋奇現在已經帶人外出去尋雪蓮花了。

        唃廝啰似乎對溫逋奇的手段早有預料,很淡然道:“上天助我,這雪蓮在邈川一帶極其罕見,我們吐蕃人將雪蓮看做是上天給予的最大的吉祥,不過看今日的大雪,雪蓮便極難現身了,白瑪說的我吐蕃的傳統倒都是真的,不過我并非沒有孩子,我這些年先是受制于李立遵,后又受制于溫逋奇,孩子在身邊那是求死之道,因而我在李立遵時便將我的兩個兒子都交給了我的一隊親兵,他們在青唐一帶度日”

        華宇梧問道:“溫逋奇竟不知道此事?”

        唃廝啰道:“此事做的隱秘,知者甚少,就連白瑪都不知道,世人皆以為我的兩個兒子墜崖而亡了”

        華宇梧頓時對唃廝啰的印象一下深刻了許多,這個四十左右的男子,始終寄人籬下,隱忍堅毅卻又不失謀略和雄心,想來必能成就一番事業。

        唃廝啰對整個邈川城的眼下的境況做了了解后,閉目沉思片刻,長嘆一聲道:“無兵無卒,人心難收,上天滅我也”再一頓又道:“若溫逋奇此次得不到雪蓮或還有余地,若得了雪蓮,那便再無機會”

        馬牧南聽了不由想起了楊路為采雪蓮而死的事來,不由幽幽道:“難怪楊師兄拼了命去采那雪蓮,原來這雪蓮竟如此金貴”

        華宇梧聽了頓時警醒道:“唃廝啰贊普,雪蓮我們倒是有一朵,雖然摘了幾片花瓣,整體還是有的,不知可有用處”

        唃廝啰聽了不由的立身站起道:“此話當真?”

        華宇梧給邵小飛做了個手勢,邵小飛去取了雪蓮過來,這雪蓮端的是神奇,采下了十余日,竟依然新鮮挺拔。

        唃廝啰看到邵小飛遞過的雪蓮,連忙躬身雙手接了,將雪蓮置于桌上,拜了幾拜。才起身喜道:“此乃天不滅我之兆,各位英雄竟能得此仙物,實乃我吐蕃大幸”

        華宇梧道:“贊普想要如何扭轉乾坤”

        唃廝啰道:“此事極易,明日里,我便去瞿曇宮門前站了,溫逋奇的人必會來擒我,到那時,我取出雪蓮,那些人必敬我如神明,彼時,我振臂一呼,萬軍歸心,事便成矣”

        華宇梧有些語塞的看著唃廝啰,他覺得唃廝啰好像對著雪蓮太過倚重了,卻又不便說透,只得道:“我師兄弟皆在贊普身邊,若事有不諧,愿保贊普周全”

        馬牧南卻道:“這雪蓮有如此神奇嗎?如若那些蠻橫軍士不識雪蓮卻又如何”

        鐵浪看了看桌上的雪蓮道:“這花兒奇香無比,倒不怕他們不信,只是溫逋奇遠行,邈川城里必留有倚重的人守護,若是這人發難,卻會有些麻煩”

        青雀卻笑道:“這裝神弄鬼的事情,為何不來問我?”

        華宇梧心里一驚道:“青雀妹妹休養胡言,吐蕃人本就是信崇貴族信崇仙物,贊普此舉怎能算裝神弄鬼”

        唃廝啰卻不以為意的起身對青雀施禮道:“愿聞姑娘高見”

        青雀卻吐了下舌頭道:“不要給我施禮,你且對它施禮吧”說著指了指正將羊頭按在地上叨鑿的金雕。

        唃廝啰和眾人都是一愣,只有鐵浪似乎領會了青雀的意思,不由笑道:“你這丫頭,就是鬼主意多”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