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一章 靜邊之變②

第十一章 靜邊之變②

        鐵浪和華宇梧都記掛著靜邊寨那邊的楊天略等人,見童力也好個差不多就辭了唃廝啰準備返程,唃廝啰再三挽留還是沒能留住,便派了一個衛隊,大車小車的拉了不少稀罕東西算是作為對華宇梧等人的答謝。

        衛隊將它們送到了土門關便也就回去了,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七八車東西,華宇梧不得已在土門關把這些東西分給了之前的客棧一部分,客棧掌柜和伙計感激不盡,華宇梧便委托客棧掌柜逢年過節能去楊路墓前上墳燒紙,掌柜的自然忙不迭的答應。

        從土門關在出發,唃廝啰送的東西就還剩了兩車,華宇梧便從土門關雇了兩個人,幫著趕車,一行人歸心似箭的向靜邊寨進發去了。

        不一日,幾人便遙遙看見了靜邊寨的關口了,只是大白日的關口禁閉,城上軍士全部持刀拿槍的嚴陣以待,華宇梧不由暗呼道:“不好,這里如此嚴陣以待是不是夏州黨項人又有進犯”

        青雀卻道:“哪里有什么黨項人,我們去時還有些黨項人圍堵,現在回來一路一個黨項人都沒看到”

        華宇梧略一思忖道:“如此陣勢,想來必有因由,我們小心行事”

        正說著,城門上有人喊道:“可是三分鏢局各位英雄?”

        華宇梧仰頭看時,可不正是楊天略的那個傳令兵嗎,只見這傳令兵銀盔銀甲,好不威風的站在了靜邊寨的城樓上。

        華宇梧道:“將軍好記性,在下一行正是三分鏢局鏢師,麻煩將軍稟告一聲楊天略楊將軍”

        那傳令兵臉色有些古怪的一變,隨即有笑瞇瞇道:“各位英雄稍候,我這便去稟報一聲”說完便下城樓而去。

        青雀嘀咕道:“今日看了這人怎的有些許陰絲絲的感覺”

        華宇梧低頭沉默了一會道:“楊將軍雖然機謀過人,但我看是一光明磊落的漢子,不必多疑”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靜邊寨的城門吱呀呀的打開,當頭的正是適才在城樓上的楊天略的傳令兵。這傳令兵過來抱拳道:“末將丁猛,奉安撫使王大人之命迎接各位英雄凱旋”

        華宇梧一怔,正要詢問楊天略的事情,這丁猛身后隨出的軍士已分列兩排,中間閃出一條道來。丁猛躬身引道:“王大人在衙里候著各位英雄,請”

        華宇梧見如此陣勢便把嘴邊的話又咽了回來,回首看了看身后眾人,跟鐵浪使了個眼神便跟著丁猛進了靜邊寨。

        靜邊寨內,和前次他們來時完全不是一個景象,整個城內,三步一衛,五步一崗,更有巡邏軍士川流不息,儼然戒嚴態勢。

        華宇梧和童力走在前頭面色變得有些沉重,華宇梧正要去詢問丁猛為何如此如臨大敵之勢,便聽得車轔轔馬蕭蕭的一隊人馬過來,青雀眼尖輕呼了一聲道:“那囚車里是楊大哥”

        華宇梧慌忙去看時,之間那囚車里披頭散發囚著的可不正是楊天略嗎,正要喊時,那囚車里的楊天略卻厲聲罵道:“兀那三分鏢局惡賊,我那寶貝盡是刀光劍影里得來,你等想謀我寶貝不得,竟密報枉污于我,皇皇蒼天在上,必施報應于汝等,華宇梧,我便下了地獄也定會帶了虎狼之師,持槍帶斧將你砍為齏粉”

        華宇梧等人不由的都是一怔,不知道這楊天略為何罵他們,楊天略見眾人愣神盯著自己便哈哈狂笑接著道:“我楊天略為禁軍時便知會有今日,只可惜,只可惜。。。。。。”驀的楊天略在囚車里狂跳幾下道:“丁猛,這靜邊寨我已布下天羅地網,我即便死了也要將你等這些惡人盡數誅殺,管你什么掛了皇家金牌玉牌,在我看來便是木牌石牌都不如”

        華宇梧前面的話聽了還一頭霧水,再聽了后面這些不由心驚肉跳,心念疾轉一番轉臉向丁猛道:“這楊將軍是瘋魔了啊”

        丁猛被楊天略罵了一句正覺臉上掛不住,見華宇梧如此說便附和道:“楊天略是瘋了,如同瘋狗一般,到處咬人,各位英雄莫要見怪”

        衙門里王堯臣竟沒能坐在他本該坐著的主案前,因為那里坐著一個昨日才從京城趕來的人,一個不完整的人,一個太監,太監的名字叫羅崇勛。太監在大宋朝除非你帶兵打仗立了戰功,若是在深宮之中并不是都很有威勢的,但絕不包括這個太監,因為他有一個很重要的后臺,羅崇勛是當朝皇太后跟前最紅的,紅得發紫的太監。

        王堯臣凝眉坐在了他很不適應的偏座上,神情有些憂郁,而羅崇勛則手里把這一鼎紫銅的暖爐斜眼看著一堂的眾人,臉上掛著幾絲譏笑。而羅崇勛身后站著兩個袖著手的人,這兩個人其中一個形容槁枯,須發焦黃,而太陽穴卻鼓鼓的突突跳個不停;另外一個則臉色煞白,白的隱隱透著幾絲青,枯黃的那個眼滴溜溜的看著一堂的眾人,而那個煞白的卻閉目養神,似乎對身外之事概不知聞。

        層層遞報后,丁猛帶著鐵浪華宇梧一行人進了衙堂,丁猛進去單膝跪倒道:“羅大人,三分鏢局一行人帶到”

        羅崇勛陰森森的看著華宇梧一行人,撮了口茶,將蓋碗往幾案上一頓尖聲道:“朝廷所托均是天大的事,你們不思進取,磨磨蹭蹭現在才回來,可知罪?”

        華宇梧一見這陣勢,便把童力往身后攏了一下,右手卻趁施禮之際在鐵浪手臂上輕輕一捏,然后跪下施禮道:“草民三分鏢局華宇梧,見過眾位大人,此番西行我等幾經磨難,艱險叢叢,我一師弟也在途中埋骨他鄉,還有一師弟重傷之下不能返程,現仍留在了吐蕃苦寒之地”

        羅崇勛聽了啪的把驚堂木往案上一砸尖聲吼道:“咱家就知你這等奸猾之人必有如此說辭,誤我朝廷大師還敢狡辯,來人吶”

        華宇梧心里一沉道:“草民途中之險,這位丁將軍便知一二,當日若非丁將軍帶了我大宋軍士拼死力保,我等連那吐蕃境都踏不進去便被黨項人剁為齏粉了”

        華宇梧見這丁猛和羅崇勛似乎熟絡,便直接將當日做主的事情貼給了丁猛,果然,丁猛要貪當日之功,上前一步施禮道:“羅大人,華宇梧所說此事倒是屬實,當日正是末將和那逆賊楊天略帶了一衛人馬將他們護送至吐蕃邊境,途中也確有幾番惡戰”

        羅崇勛見丁猛如此說,臉色稍緩卻又緩緩道:“咱家暫且信了你,那咱家再問你,逆賊楊天略與你等可有什么勾連?”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