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五章 銜尾相追①

第十五章 銜尾相追①

        西北之地,春天來的雖遲,卻急。幾天前還冰天雪地的原州被一夜春風便添了幾絲綠意。

        一路上,紅袖不斷的鐵公子長鐵公子短的跟鐵浪說話,就怕鐵浪心里著急難受。鐵浪問紅袖年齡,才知道她雖看上去稍大,其實也只比青雀大了一歲多,剛剛滿了十四歲而已,便不讓她再稱呼自己鐵公子,讓她也跟青雀馬牧南她們一樣叫他鐵大哥。

        紅袖支支吾吾半天終于還是開口叫了公子,倒是把姓給省去了,鐵浪心想這丫頭聰明伶俐卻有些執拗,便也不以為意,對她便也直呼其名。

        原州城東門護城河外的橋頭上,小華佗藥鋪的伙計已經翹首等了半天,遠遠見對面兩個健馬飛奔而來,馬鈴鐺叮咚作響,便知是鐵浪到了,早早將手里的店旗揮起。

        鐵浪見伙計將店旗鋪開便一飛沖過去,落在那伙計身前急問道:“有勞大哥,可截得我南妹?”

        那伙計見這人從四五丈外飛過來,差點就嚇的躲了,等到鐵浪發問才顫聲回道:“鐵英雄,那馬姑娘不知受了多大的氣,小的攔也攔不住,徑直往南去了”

        鐵浪不再搭話,飛身上馬才抱拳謝了伙計,徑直往原州城南門去了,紅袖經過伙計身旁時,看了伙計一眼只微微點頭便催馬跟上。

        鐵浪一路催馬疾奔,風餐露宿,披星戴月的趕到了涇州也沒有見到馬牧南,便日益急躁,紅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總盤算著能化解此局,苦于毫無良策。

        進了涇州城,鐵浪一路逢店遇鋪便問,卻音訊皆無,待問及一個沿街擺了肉鋪攤的屠戶時,那屠戶見鐵浪年輕,身邊帶了一少女卻又打聽另一少女,便說起了渾話:“你這小子,這是帶了小妾追嬌妻的嗎,我看你那嬌妻多半是跟了別人家漢子跑了”

        鐵浪一路煩躁終于有了發泄的地方,竟將那屠戶一腳踹得口吐鮮血,若不是紅袖死抱著拉走,恐怕鐵浪會手刃了那屠戶。

        紅袖見如此情景,若不稍緩鐵浪情緒,恐怕再有幾天就瘋魔了,便跟鐵浪道:“公子,馬姐姐恐怕是回了京師了”

        鐵浪聽了恍然大悟道:“若不是你提醒,我倒忘了,南妹無論如何總要回家的,如此,你且回去,我到開封去找南妹,見了她定會將你追了她來道歉的事情給她說了,南妹心善,必會釋懷”

        紅袖聽了急忙道:“公子,這事兒是我惹下的,若我不能當面跟馬姐姐道歉,我只怕會內疚死了”說著又垂下淚來。

        這鐵浪那受得了女兒家的哭哭泣泣,便不得已又帶了紅袖一路急趕往京城去了。

        卻說,鐵浪和紅袖走了之后,綠蘿帶了所有家丁去那立馬崖下尋找,卻什么都沒找到,回去便在李花雪跟前哭。

        李花雪卻道:“你這傻丫頭,什么都找不到總比找到了好的吧”心里卻嘀咕,這立馬崖怎的會有如此異事,當年姑姑從崖上跳下,竟也是什么也沒尋到。想到這里便問綠蘿:“你們在那崖下可有遇到什么猛獸走動的痕跡?”

        綠蘿抹掉掛著的淚想了想只是搖頭,李花雪苦思良久也不得要領,便就此作罷。

        到了晚間掌燈時節,李花雪還是有些糾結便欲邀了白于夏來一起想想馬牧南的事情,結果白于夏還沒到,便有家丁帶了兩個客人到了,兩個客人并非別人,正是在虬龍客棧和鐵浪他們分開行動的路回春和趙青非。

        兩人一進客廳,李花雪便輕輕提了提裙擺拜了下去,口里道:“徒兒不知師父也來了,竟未遠迎,師父老人家勿怪”

        路回春擺了擺手讓李花雪起來道:“為師此番也是碰巧了,便跟青非一起來了”

        那青非過去扶起李花雪道:“雪姐姐,聽家丁說,你這就要嫁了,妹妹賀喜你了”

        青非和那路回春一樣嘴里說著話,眼卻在客廳里四處看,李花雪當然知道他們在找鐵浪,便眼圈一紅將這幾日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二人說了,只是把馬牧南可能跳崖的事情隱了去,倒不是怕路回春他們知道,只是覺得知道的人多了,難免會泄露給了鐵浪。

        路回春當年便是查探鐵浪和萬卷書等人下落到了這碎玉莊,機緣巧合收了這聰明伶俐的李花雪為徒,現在聽了李花雪竟做了這種事情便斥責道:“為師不曾見你如此糊涂,怎的做了這等錯事”

        雖然李花雪講述時,沒把為難馬牧南的緣由明說了,但青非知道李花雪是自作主張的為自己做了一次主,心里對李花雪說不出的感激,畢竟當初她拿了鐵浪的畫像來讓她幫著打探時,并未告訴她這鐵浪是怎么回事,李花雪將鐵浪和她的關系想多了也算正常。

        想到這里青非也不由自問:這些年里,我尋他和爺爺一定是為了爺爺,應該不是單純為了尋他罷,再一細想又不確定。見路回春斥責李花雪便勸解說:“路師叔,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了,我們需盡快找到鐵浪才是”

        路回春嘆了口氣道:“當年鐵凌風夫婦以及鐵浪和萬師兄在那石嘴山上失蹤,我和青非查探五六年不得,此番鐵浪出現,本是解開多年疑云的機會,卻又橫里出了這些事情”

        正說著,綠蘿引了白于夏進來,分別見了禮落座了,綠蘿卻過去跟青非道:“青非姐,我得了一武功秘籍,等我練就你就打不過我了”

        青非刮了綠蘿一下鼻子道:“你家小姐把什么好東西給你了,快拿出來給我看看”

        綠蘿將鐵浪給她的銅牌取了出來又懊惱道:“呀,我竟忘了把其中一個給了紅袖了”

        青非見了那銅牌,眼圈一紅道:“路師叔,這銅牌正是萬爺爺腰間的,那鐵浪爺爺不知道還好不好”

        路回春接過那銅牌仔細看了看道:“這的確是萬師兄的道藏銅卷,只是不知這是萬師兄給了他的還是”

        青非聽了路回春如此說,把牙咬的嘣嘣響道:“若是這人害了爺爺,我便天涯海角也饒不了他”

        路回春愕然道:“你這丫頭,怎的還如此火爆,我只是不解,若是他手里只這銅卷倒也罷了,若是那玉斧虎符也有,那多半是萬師兄將武牧侯傳了他了”

        綠蘿見鐵浪送自己的銅牌竟將青非惹的面目猙獰,也著實嚇了一跳,聽路回春說到玉斧虎符便不由驚道:“是了是了,昨日里鐵大哥拿出那小斧子時,我還覺得眼熟,現下見了路老爺才想起來,那小斧子可不就和路老爺那個一模一樣嗎”

        路回春聽了綠蘿如此說,不由一驚而起:“丫頭,你說你見鐵浪也有一個小斧子嗎?”

        綠蘿又被暴起的路回春嚇了一跳,連忙拉了白于夏道:“白公子,你說,昨日里你也見了”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