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六章 天武虞候①

第十六章 天武虞候①

        青非先是一愣,隨后細細思量片刻,猛醒道:“陜州,一定是陜州”

        路回春點了點頭微笑道:“正應是陜州,那紅袖留下的路記在陜州消失,我們只以為是梨花瓣用盡了,卻沒料到他們便在陜州城里”

        華宇梧聽了大喜,掙扎著便要坐起來道:“如此,我應速去陜州知會了馬師妹,若是她貿然進了開封,那便兇多吉少了”

        路回春伸手號了號華宇梧的脈象,華宇梧最初有些抵觸,但看了看路回春的診脈手法便也就沒有反對。只是嘴里說:“晚輩只是中了些刀槍外傷,失血多了一點點,并未大礙”

        路回春卻道:“你倒懂些醫理,你若只是失血多些,倒沒什么,只是你近期勞頓過甚,又傷了心神,若不調理幾日,將來必受其害”

        華宇梧聽了暗暗佩服路回春的醫道,心想這路前輩雖未曾聽過名號,只這診脈療傷之道來看,便非一般常人。嘴里卻說:“晚輩師門遭此巨變,若心安理得,毫發無損,那晚輩便是鐵石心腸了”

        路回春嘆了口氣道:“世間疾苦又豈在你三分鏢局一門里,需放寬了心,留有青山在,方可有柴燒,苦情之下只是內傷,徒勞無益”

        華宇梧心想,這事說來輕巧,道理我也明了,只是事關自己時,又有誰能超出度外。嘴里卻又道:“多謝前輩指點”

        路回春見華宇梧情緒和精神都有所轉好,便問道:“華兄弟,你適才也將這經過說了,我卻仍不明了這禁軍緣何會以私武逆賊的罪名來定了三分鏢局?”

        華宇梧見路回春又問,心里犯了一陣嘀咕,心道我自然有所猜測,這私武逆賊的罪名多半還是因他們和楊天略事件收了牽連而起。但是卻又不敢明說。

        路回春見華宇梧目光閃爍便知華宇梧天性謹慎,心想若自己不先漏個破綻恐怕這人不會掏了實底出來,便道:“這私武逆賊的罪名說來老夫也曾被朝廷給定過”

        這話一說,華宇梧和青非均狐疑的看著路回春,路回春也不再多說,只是將那懷里的翡翠斧牌拿出來迎著燈光看著,余光卻緊盯著華宇梧。

        果然華宇梧借著燈光看清了那斧牌之后,臉上馬上露出驚疑之色,路回春將這斧牌摩挲了幾下又納回懷里,然后緩緩轉頭看著華宇梧。

        華宇梧怎能不懂路回春的意思,心想這位前輩竟也有一塊斧牌,只是這斧牌和鐵浪還有楊天略他們的又不一樣,他此番將這斧牌拿出來給我看,便應是猜到了幾分,若自己再搪塞便失了風度。

        華宇梧微微理了下思緒緩緩道:“前輩所料不假,正是因為這斧牌之事而起”說著便將自己一行人如何救了青雀,又如何結識了楊天略,甚至連白無忌和唃廝啰手里有斧牌的事情一一跟路回春說了。

        路回春便聽便將華宇梧所說的事情和之前說的比對,便確定此次華宇梧是和盤托出了,心里也不由的盤算:若是如綠蘿所說,那鐵浪手里應是黃龍令,如今青龍令也有面世,眼下那朱雀和玄武竟聲息全無,難道在火燒府庫時盡數團滅了嗎。

        華宇梧見自己說完了路回春卻沉默不語,便問道:“前輩身上這款綠色的斧牌,晚輩倒是第一次見,晚輩聽唃廝啰說起那烏木斧牌叫什么青龍令,卻不知前輩和鐵兄弟這兩塊斧牌喚做什么令”

        路回春道:“此事本不該給你說,只是你雖和此物無關,卻也因此而受盡了苦難,今天便約略的說了給你”

        路回春如此一說,華宇梧心里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心想,這路前輩武藝高強,且擁有一塊只看品質便是不凡的斧牌,想必和師父也有淵源,若是說明了說不定還能在打探師父下落方面幫上大忙,便道:“前輩這番倒是想錯了,我雖和這斧牌半點淵源沒有,但是我師父手里卻有一塊烏金的斧牌”

        路回春一驚而起道:“你所言可真?”

        華宇梧沒想到路回春如此大的反應,心里不由一緊,心想:難不成師父的那塊竟和他們是敵對不成?嘴里卻說:“晚輩十余年前見師父時常掛在腰間,只是不知何處所得?”這話算是埋個伏筆,若是路回春翻臉時正好有個回旋余地。

        路回春吃驚的是自己查訪多年而不得的牧武令,一下竟然出來如此多的線索,倒不是華宇梧想的那般的存在什么敵對。

        路回春壓了壓心頭激蕩的情緒,緩緩坐下道:“你師父那枚應是青龍圣令,便是那些烏木青龍令的掌令;鐵浪手里的那枚便是黃龍令,又叫牧武圣令,當然在皇家里還叫玉斧虎符;而我手里的這枚卻是白虎圣令”

        青非雖知有牧武令一說,但是具體細節也是不知道,因她當初隨了萬卷書時年齡尚小,萬卷書并未告訴她太多,今天聽了路回春如此一說,這次慢慢將自己腦海里的碎片梳理了一下,但仍然是串不成形。

        “路師叔,這牧武令到底是什么物件,怎的還這么繁復的種類”青非皺眉問道。

        路回春嘆了口氣正要將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說了,便見那小道士碧虛又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神色頗是緊張的道:“各位施主,山下燈籠火把的來了好多官兵,只怕是尋幾位來的”

        青非一縱身在院落里輕輕一點,一擰身便上了屋頂,向山下看時,果然如火龍般的一隊人馬奔這道觀而來,約莫再也兩炷香的時間便能到這道觀。

        青非折返回屋便道:“這次勢重,約莫五六百人不止”

        路回春又嘆口氣道:“若有下次時,便不可再手下留情,你視他為同宗,他視你為草芥?”

        青非低頭不語,路回春也就沒再多說。

        小道士碧虛卻道:“來勢太兇,諸位施主還是綻避吧”

        路回春點了點頭道:“我們走”

        碧虛連忙道:“施主,如此下去可就碰上那些官兵了”

        青非卻不以為意道:“碰到便碰到,還怕了他們不成?”

        “休要再逞強,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們當避其鋒芒才是”路回春見事情緊急,唯恐青非再一怒之下真的沖下去。

        碧虛卻道:“這下山的道是走不得了,我卻知道有條小道可以去后山,山道崎嶇,任他多少兵馬也不堪用”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