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七章 飛龍在天①

第十七章 飛龍在天①

        鐵浪照看這紅袖好不容易挨過一夜,當晚鐵浪便伏在紅袖房間的桌上睡了一晚,整夜里紅袖胡話不斷,而鐵浪伏在桌上也坐了個夢,夢到馬牧南騎在馬上在他前面逶迤行,只是任憑他怎么呼喊,馬牧南都不曾看他一眼,再過片刻,鐵浪見馬牧南連同她的馬一下陷進漫空里出現的一個深坑里,不由大呼一聲,醒了過來。

        醒來正看到紅袖滿臉通紅,喘著粗氣的正偎在鐵浪身邊輕聲的呼喚鐵公子,鐵浪從桌前癡癡的坐起,眼神空洞的看著紅袖,便覺得正有淚水慢慢滑落臉頰。

        第二天一早,紅袖說想吃包子,鐵浪便出去給她買,等回來的時候,才發現紅袖已經讓客棧的伙計置辦好了一輛馬車。

        紅袖躺在顛簸的馬車上有些迷亂,自己也想不出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先是將自己凍成風寒,接著又明明知道找不到馬牧南的情況下還是想盡快上路,她最后覺得自己只是想著讓鐵浪在路上,或許他的心情才會好一些。她愿意一輩子陪了鐵浪在路上,只是她弄不清是為了馬牧南還是為了鐵浪,或者是她自己。

        這晚鐵浪趕車趕到子時方才找了個地方囫圇著迷糊了一會,第二天清晨看看紅袖精神好了很多,便早早的出發了,按鐵浪的想法是今晚定要趕到開封。

        中原的四月,太陽一出來便有些熱了,鐵浪將馬牧南和青雀給他買的冬衣疊的整整齊齊的放在車轎口,紅袖輕輕撫摸了一下那雖然還是鮮艷,卻沾滿灰塵的華衣想:他待著衣服如此珍惜,想來是馬姐姐買給他的。

        清晨的官道上,太陽初升,路邊的野花隨著煦煦和風飄蕩著淡淡的香氣,而那些早起的鳥兒則在薄薄的靄氣中上下翻飛。

        紅袖大病初愈,看著這如畫般的春景,不由暗想,如此長路,只盼無盡頭。

        而鐵浪此時卻吁的一聲拉住了急奔的駿馬,紅袖料知有事,便伸頭出來看了看,誰知一眼看去便驚呼了一聲:“趙姐姐”她最先看到了提著鞭的趙青非。

        鐵浪卻看到了被慕容步拋起的華宇梧,借著勒馬的力道,在車轅上一蹬,向華宇梧飛去,而手里的馬鞭帶著鞭桿則擲向了慕容步。

        慕容步眼看著便要一腳踏在華宇梧的腰眼處,便聽得一陣尖利的嘯叫聲從背后傳來,而且聽聲音時候是一堆暗器齊射的,不由的心里一驚,只得棄了華宇梧,翻身落地。

        慕容步躲過暗器回頭看時,只見射來    暗器赫然便是一根馬鞭,只是這鞭業已碎成了無數截,但仍然保持著一條馬鞭的樣子,分明是在馬鞭擲出的瞬間同時發力將馬鞭震碎的。

        慕容步緩緩轉身,心里卻想道:天底下竟有人有這等功力嗎?

        鐵浪早已在下墜的華宇梧腳踝處輕輕一撥,華宇梧便站在了他身前,華宇梧揉了揉眼睛驚喜道:“鐵兄弟,當真是你”說完卻又越過鐵浪去看那馬車,馬車上的車轎門簾已經打開,紅袖便端坐在車轎口。

        而鐵浪也驚喜道:“華大哥,南妹在哪里?”

        華宇梧聽了心里不由一涼,心道,鐵浪也沒見到師妹,那師妹只怕進了開封了。待要細說時,那慕容步早已陰惻惻道:“視本座如無物嗎?”

        鐵浪將華宇梧往身后輕輕一撥,沉聲問:“閣下是誰,緣何對在下朋友下此毒手?”

        慕容步看了看鐵浪又看了看趙青非,挺了挺胸膛朗聲道:“本座殿前司天武衛都虞候慕容步,未請教閣下?又緣何救這私武逆賊?”

        鐵浪正要答話,那邊路回春早已被青非從地上扶起,正看見鐵浪救了華宇梧,路回春喜道:“鐵小友,還記得路回春否?”

        鐵浪這才注意看了路回春和青非,青非這些年業已從一個毛丫頭長成了大姑娘,自然不好認,這路回春卻好認的很,不由喜道:“路伯父,你怎的也在這里”

        鐵浪拉了華宇梧幾步走到路回春身前,鐵浪納身便拜了下去,口里卻道:“晚輩見過前輩,一別數年前輩一切可好”

        路回春連忙將鐵浪扶起,覺得身后青非一直在拉自己衣服,便笑道:“一切都好,一切都好,鐵小友,這里還有位故人,你不識得嗎?”

        鐵浪看了看站在路回春臂下的碧虛,覺得沒見過,便又去看青非,只是青非一女子,他也不好盯著看,只掃了一眼便覺得有些面熟,仔細一想便不確定的道:“這,這是趙姑娘?”

        路回春哈哈大笑,青非卻一反剛才在路回春身后扭捏的姿態道:“我又不是什么海浪,沙浪,只能是趙姑娘”

        鐵浪一怔,隨即想起幾年前在虬龍客棧的舊事,不禁心里一熱抱拳道:“趙姑娘,一別多年,不意在此相見”

        趙青非聽了卻眼圈一紅,只是微微施了一禮便沒做聲,心里卻想,你是不意,可知道我這些年里一直在尋你。

        慕容步見這些人居然在自己面前,在天武十二鷹的包圍下還有心情敘舊,不由怒喝道:“鼠輩無禮,當真將本座視為無物”

        鐵浪早已看見路回春嘴角沒有擦盡的一絲鮮血,便知定是被這慕容步給打傷,心想,這人任什么都虞候,武功居然如此厲害,待會交手需要小心才是。

        鐵浪緩緩轉身,盯著慕容步道:“今日這里的人都是鐵某故舊,這些人鐵某保了,慕容大人且劃個道吧”

        慕容步聽了怒氣更勝,心道,老子自出道以來,連戰一百零八人賺下了這天武衛都虞候,連那捧日衛的幾個老家伙都要高看一眼,今日竟被這小子視若無物,當真可惱。無論是看他藐視本座,還是本座不能在這姑娘面前出了丑來說,今日必要擊殺這小子。

        慕容步氣急反笑道:“道就不用劃了,今日你們一個也跑不了”說罷對在四周嚴陣以待的十二鷹道:“這些人從誰跟前走了,誰明日便不用在天武衛呆了”

        鐵浪笑道:“仗著人多便怕了你不成”

        “這人的武功路數喚做斗轉星移,坊間都稱是以彼之道還彼之身”華宇梧對慕容步當然是了解的,因而怕鐵浪吃了虧在身邊小聲道。

        路回春也悄聲道:“這人招數慣以卸力,又精于借力使力,的確厲害,鐵小友小心了,若有不濟,可聲東擊西將外圍的擊潰,那時我們一并動手,不問勝敗,只求脫身”路回春這是擔心鐵浪年輕氣盛,只顧斗狠斗勇。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