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七章 飛龍在天②

第十七章 飛龍在天②

        鐵浪聽了點了點頭,回頭看了看身后的幾個人,青非見鐵浪看自己,眼神稍一閃爍便對著他點了點頭意思是相信他,其實青非的心里已經七上八下的撲通亂跳。

        慕容步輕哼一聲道:“那便動手吧”

        鐵浪仰天長笑一聲,便圍著慕容步走了幾步,猛的一聲暴喝,身形一長,卻是沖向了站在四周的十二鷹中的兩個。這些人哪有防備,見鐵浪圍著慕容步轉,只道是要和慕容步過招,未料到鐵浪竟然突然對他們發難,頓時有兩人分別被鐵浪踢中一腳,委頓在地口吐鮮血。

        鐵浪一招得手,其他幾個站的近的天武鷹衛莫不駭然的后退,鐵浪卻不再理會他們,一個擰身便欺近了慕容步身前,雙掌分了前后便向慕容步天靈蓋和胸前拍去。

        慕容步正要喝罵這人卑鄙無恥,誰知嘴剛張開,鐵浪已到了跟前,不由大驚之下去粘住鐵浪前掌輕輕一帶,鐵浪便順著他這一帶飄然飛過。慕容步心道,這人也不過如此,一帶之下便徑直過去,竟沒有一點抵抗。

        誰知,他這一想也只是電光火石之間,而身后便在這么短的瞬間又傳出兩聲慘嚎,原來鐵浪接著慕容步這一帶身形不變,順勢將慕容步身后的兩個鷹衛擊倒在地。

        路回春驚奇道:“我只道這小友武功修為必有大成,未曾想計變竟也如此了得,借了慕容步的力去打外圍人的路數,老夫竟未想到”

        而慕容步在頃刻之間便失了四人,不由驚怒道:“若是能打,便與本座過招,去打這些人算什么本事”

        鐵浪卻笑道:“如此,你且讓他們不要為難我這些故人,我便不理他們,否則,一個個都擊殺了”

        慕容步雖不將這些人的性命放在心上,但若是天武十三鷹一戰盡沒的話,傳出去自己這天武衛也不用再禁軍里混了。便道:“好,今日本座便和你決一死戰,便是我勝了也只拿你一人,其他人一概不糾,你卻不能再玩這聲東擊西的把戲”

        鐵浪道:“若我勝我,便要看看你的本身”鐵浪見他將路回春擊傷,便想見識一下他的武功,他自己在那絕谷里苦練了多年,出谷后第一次交手便是仁欽桑波,那時仁欽桑波和他只比招式,不拼內力,因而他僥幸的以勇相拼,雖落下風,也不至于敗了,心里卻一直對自己武功修為到底如何迷茫,今日也有驗證一番的想法。

        想到此處,鐵浪便收步為馬,雙臂緩緩抬起,將十八路黃龍掌法的見龍在野使了出來。慕容步見鐵浪瞬息之間便擊潰自己四人,早已不敢小覷。凝神運氣候著,見鐵浪一招極其霸道的掌法沖自己而來,竟沒敢去粘,只是一個后翻避了過去。

        哪里料到這見龍在野的掌法取義于周易乾卦,拳法精要里另有一句周易乾卦便是進退無恒,慕容步雖后翻避了,鐵浪卻掌勢不減直追過去,只是身形下落雙掌不再擊向慕容步胸前檀中而是直奔腹部神闕穴。

        慕容步大驚失色,無奈一個側滾避開,心下暗道:這廝掌法雄渾,變式不絕,力道綿長,待會用斗轉星移去粘斥時,務必要運足內力,且要防他力道盡處又有余力。

        路回春見鐵浪只一招便逼得慕容步兩番避讓,知是萬卷書業已將武牧候傳了給他,不由喜道:“青非,你還以為他會害了萬師兄嗎?”

        青非點頭道:“他適才喚我趙姑娘時,我便知了,這天下知我姓趙的哪有幾人”

        鐵浪見慕容步側滾避開,卻不再追擊,收了馬步笑道:“你怎的只連滾帶爬的躲,不是要決一死戰的嗎”

        慕容步自出道以來,從未被人迫成如此窘境,不由臉上一紅道:“休要逞口舌之能,再來便讓你知本座斗轉星移的厲害”

        鐵**了一聲好,便使出鳳舞九天的輕松功夫,一縱之下如入云之龍飛在空中,口中卻喊道:“那你再接我一招飛龍在天試試”

        慕容步抬頭去看時,只見鐵浪掌影重重,運足的內力想要去卸他掌去,竟無法辨認虛實,待要再閃避,心里卻想,適才已經被這人辱了一次,若在退避,這十三鷹里只怕有人會看不起自己,便一咬牙雙手一圈,意圖將虛虛實實的掌影盡數攏在內去化掉攻勢。

        鐵浪見他如此應對,也不由暗贊:難怪他能將路伯父擊傷,臨敵確有機變子能。便有心想看看這招飛龍在天的威力,對慕容步的雙手來粘的招數視若不見,仍舊以泰山壓頂之勢將雙掌擊下。

        慕容步這一險招恰是破解這飛龍在天唯一的辦法,待他感覺雙手捉到鐵浪的雙掌,心下不由一喜,鼓起全身內力便要將鐵浪橫里甩出。帶著自己的雙手墜向地面,大驚之下連忙氣灌腰腿來抗衡這下壓力道,只這一變,他的斗轉星移便未施展出來。

        而鐵浪一接觸他雙手便隱約感到有橫里的推力,便運足內力下壓,果然將慕容步壓的雙足深深陷進地里七八寸深。

        慕容步身形下陷,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只得拼死抓住鐵浪的雙腕,意圖博回一局,卻不料鐵浪腰身一弓,照他左胯重重的踢了一腳,慕容步在這飛龍在天的籠罩之下已是將畢生功力運于腰腿和手臂之上,那還防的了這一腳,人不由得被鐵浪一腳踢飛,吃痛之下,雙手也不由的松了。

        慕容步被鐵浪一腳踢飛了兩丈多遠,躺在地上掙扎著幾次都沒能爬起來,鐵浪也不過去,只是遠遠的道:“不管你之前所說只拿我一人是真是假,我都信了,也念你是一條漢子,且去吧”

        慕容步滿面羞怒之下被鷹衛眾人扶到馬上,又帶了那四個被鐵浪擊傷的四人打馬而去,青非恨恨的想要留下慕容步,卻被路回春攔下了。

        那邊路回春和華宇梧都驚異的看著鐵浪,心道知道鐵浪武藝超絕,卻從未想過竟到了如此地步,想那路回春一套兩儀劍法使完便被慕容步所傷,而華于梧更是一招未見便被慕容步擒了。

        路回春見鐵浪走了回來,便上前一步跪倒道:“屬下路回春拜見武牧候”這時路回春已經完全肯定鐵浪已經受了武牧候了。

        鐵浪見狀連忙上前扶起路回春道:“路伯伯,切不可如此”然后轉臉就問華宇梧:“華大哥,南妹呢?”

        華宇梧這一會正憂喜交加,喜的是鐵浪及時出現解了天武衛的圍困,憂的正是剛才他已經問過師妹的事情,現在見鐵浪又問便滿面愁容道:“我本以為她和你在一起的”說著便又去張望那馬車,心中殷切希望鐵浪是在和他開玩笑。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