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九章 煙雨淮揚③

第十九章 煙雨淮揚③

        鐵浪聽了心下不由一驚,暗想這紅袖說的的確如此,自己竟不曾想到這些惡人活著便是禍害了好人的道理。便略一沉吟道:“你說的有理,待會若是他們真敢來,那便讓他們再無機會害人”

        紅袖聽了拍手道:“我就在公子身邊看著你是怎么殺了這些壞人的”

        畫船轉過一個河灣,前面水光猛然一亮,水面寬闊竟看不到邊際,船老大懊惱的拍了一下額頭道:“年齡大了,記不住了,這是進了洪澤湖了,恐怕兇多吉少了”

        鐵浪起身看了看,微弱的燈光下,波光瀲滟,微風吹過,淡淡的魚腥和香草的氣息入鼻,不由暗想,如此好的地方,竟讓這些賊人給變成了殺人掠貨的地獄,著實可恨。正想著,迎面的風帶來了絲絲細雨,飄在鐵浪臉上,竟然下起了雨來。

        船老大也伸手抹了把臉喜道:“雨再下大點,這些賊人恐怕就要走了”轉身便低聲向船工吼橫船減,意圖在這河口處稍停一會,等雨大臨走劫匪。

        紅袖早已撐了一把紅色的油紙傘在鐵浪頭上,見船老大如此,不由偷笑道:“這些賊人殺人越貨的都不怕,還會怕了這毛毛細雨?”

        船老大見船身已橫,心下稍定,轉身對紅袖道:“小姐有所不知,這劫匪固然不怕雨,但是夜間里他們的火把卻是怕雨的”

        紅袖聽了恍然大悟道:“船老大這都能想到,實在是高人”

        船老大苦笑一聲道:“小老兒,祖父輩加上我這輩,業已三輩人在船上討生活,我祖父兄弟四人,父親兄弟七人,我還有兩位哥哥都是在這船上生船上死的,這些不值一提”

        正說著,便聽前面人聲鼎沸,漿聲如潮,迎面一隊船燈籠火把的便向這畫船撲來。船老大悲聲一呼:“這些天殺的惡賊竟然迎了上來,快快,掉頭掉頭,仍回河道去”

        只是這河口處,下來容易,上去便難很多了,船頭還沒調好,那些賊船便已涌了上來。鐵浪伸了個懶腰將那錢袋提在手中道:“船家莫急,只將船橫住了,莫讓他們四處里登船即可”

        船老大愣了一愣嘴里說著將船往岸邊橫,手勢卻還是讓船工盡可能的往河口劃,鐵浪看見了也只是笑笑不再理會。

        那些賊人的船只來的甚快,近前才看清大船四艘,小船約莫有十幾艘,船上燈籠火把宛若火龍。看人數竟有二三百不止。饒是紅袖膽大看了也不由的去扯了鐵浪的衣袖道:“公子,這,這賊人怎的如此多”

        鐵浪又顛了顛手里的錢袋笑道:“這些錢可值兩千條人命,怕了他們不成”

        事情不像鐵浪想的那么簡單,這些賊人的大船在二十丈外便也橫船不前,羽箭火箭的一股腦的往畫船上便射。鐵浪看了不由得一驚,心道,沒料到這些賊人竟有行軍打仗的手段,連忙讓紅袖和船家都進倉里躲避,自己抓起一把船槳撥打射來的箭雨。

        紅袖自然不肯進去,提了劍在鐵浪身邊不時的也擋掉了幾只箭,鐵浪見狀也不再出聲,一邊擋箭,一邊暗想,這些賊人箭射完了,便只能強攻登船,到時候再做計較,誰知,事情又出乎他的意料。

        這些賊人頭一輪箭射完,那些小船便游弋而出,四面里向畫船沖來,鐵浪見有船只突前便極力甩出一把銅錢,只聽咄咄咄一片響聲處,那些銅錢竟然全部射在了船頂的木板之上,原來這些船上都覆有擋箭的厚板,而那些賊人頭上也都帶著擋箭的藤甲斗笠,這藤甲斗笠乃是取了山間百年老藤編織,編完之后在豬油里熬煮數日,拿出來晾曬干了再熬煮,如此三次便成,成品那是刀槍不入,且不著力。

        船老大在船艙里看鐵浪出手未能建功,便喊道:“這些賊人連官兵都搶得,早已熟絡了登船的戰法,公子莫要逞強”

        鐵浪見有小船已經到了畫船舷下,不由得有些緊張,便招呼船家道:“你們去船尾伺機跳水登岸,我來抵擋他們,紅袖,你也跟了船家一起登岸去”

        紅袖哪里肯聽,只站在鐵浪左近道:“我哪里都不去,就跟著公子”

        鐵浪無奈,只是左右舷兩邊跑著看有準備登船的便幾枚銅錢擲去,這賊人登船那藤甲斗笠便礙事了,都往后一推背在背后,沒了擋掩,鐵浪的銅錢便立馬建功,一霎時船下哀嚎不絕。

        這一波進攻竟沒有一人登上船來,船老大在船尾一直猶豫不決,跳了下去也不一定能逃上岸去,更何況這船便不再是自己的了;不逃吧,還真怕連人帶船都被那些賊人抓了去。正猶豫著鐵浪便已經將小船上登船的賊人全部打下去,不由心下大喜,又號召船工執刀拿槍的回去一起盯著。

        這沖過來的幾條小船上的賊人盡數落水,船只沒人掌控便胡亂的在水面上飄蕩,過不久有幾個受傷輕的,重新爬上船去,死命的往回劃。

        鐵浪一把銅錢揮出,把沒戴斗笠的兩個賊人又打下水去,其他幾個見狀,嗷嗷怪叫著把小船劃的飛快,一忽兒就消失在雨霧里。

        鐵浪剛剛松了口氣,船老大便道:“趕緊登岸去”說著便讓船工往畫船下降小船。

        紅袖見了不解道:“賊人都打散了,怎的還要怎么急著逃命?”

        船老大卻道:“這些賊人手段極多,這番登船不成,下波來了必是火船了,到那時便躲無可躲”

        鐵浪聽了心里也不由的一凜,心道,若是那些賊人用火船過來,自己縱然不怕,只是這船上的其他人恐怕都要葬身火海,只是心下又不忍讓船家丟了這畫船。

        鐵浪見船下那無人的小舟無助的飄著,不是的撞擊一下畫船,便靈機一動道:“擒賊先擒王,我乘了這小船去,直接將他們的頭目抓了”

        船老大聽了瞠目結舌,心道這個年輕后生當真把自己當成大羅金仙了,那賊人船上少說百人,你一個去了,還不被人家剁成齏粉。

        只是船老大還沒反應過來,鐵浪已經飄然下船,正落在舷下的小船上,鐵浪將小船上兀自燒著的火把,撿起插在船頭,輕輕在畫船上蹬了一腳,那小船便如離弦之箭一般射向賊人的大船。

        而小船上的火把因這一腳之力度太快,徑直熄滅了,船老大和紅袖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雨霧里黑漆漆的湖面,半晌沒能說出話來,若不是船老大和船工極力攔著,紅袖就差點也跳下船去追鐵浪。

        二三十丈鐵浪一腳的力道恰好在船離大船三四丈處無力的停住,鐵浪見那大船后面果然有人在叫囂著裝置火船,不由的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這些賊人果真是膽大妄為,視人命如草芥。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