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十九章 煙雨淮揚④

第十九章 煙雨淮揚④

        便一個擰身飛上了那艘最大的船去,那船上果然如船老大所說掛著一面駱馬門的黑旗,那船上的賊眾正往舷的小船上投運干草黑藥,冷不丁的見一年輕后生從天而降,不由的都嗷嗷驚呼。

        驚呼聲將船艙里正在飲酒作樂的頭目驚了出來,這頭目是駱馬門的副門主杜壯行,今日里帶了一眾兄弟出來劫掠,本意就是要劫掠一些好東西,去參加這淮揚河一帶最大門派淮來門門主冷如來的六十生辰大會的。

        昨日里哨探的兄弟說有只畫船過來,他便命人在河口上一點的地方想要鑿船,誰知竟被人將鑿船的兄弟打殺幾人,其他幾人盡是帶傷回來,心下自然惱怒不已,便將眾多河口的屬眾,盡數招來,定要將這畫船劫了。

        適才聽回來的屬眾說,前去強攻登船的兄弟盡皆被打死打傷,剛剛了一頓脾氣進了船艙里繼續喝酒,現下又聽見外邊嗷嗷驚呼,不由怒罵一聲出來,正瞧見鐵浪大踏步的往船艙里走,便怒喝一聲道:“將這狂徒給我殺了”自己回身便去取鬼頭大刀。

        杜壯行再出來時,早有人示警告知了周邊的幾條大船,那些大船上的屬眾也都搭了船板往主船上涌來。

        杜壯行五大三粗,身材魁梧,一把鬼頭刀足足有四十多斤,見鐵浪正將幾個屬眾踢下船去,便嗷嗷一聲怪叫,飛奔過去劈頭就是一招力劈華山。

        鐵浪正一腿一個的將這些群涌而上的賊人往船下踢,就聽身后一聲怪叫,接著便聽到嗚的一聲破空的風聲,連忙轉身去應招,只是那杜壯行力道極大,來勢又急,待到鐵浪踢開一個舉刀劈來的小嘍啰轉身時,那鬼頭刀已經到了面門前一尺遠近。

        鐵浪來不及躲避,便仰身向后便倒,同時踢出一腳,這是反敗為勝的一招,在鐵浪看來這一腳必將那鬼頭刀大漢踢下船去。誰知,鐵浪一腳踢在杜壯行大腿外側,杜壯行只是稍稍一個趔趄便又怒吼著一刀秋風掃落葉橫劈過來。

        這下倒是把鐵浪驚出一身冷汗,心道,這賊人竟比慕容步還精壯嗎?那慕容步吃了自己一腳便不能站立,這大漢居然和無事一樣。

        想歸想,那刀卻不容鐵浪遲疑,那鬼頭刀堪堪就要將鐵浪腰斬了,鐵浪便手在船板上一拍,一招黃龍騰云,幾個翻滾到了船的邊緣。

        杜壯行見自己急攻兩刀竟沒連衣角都沒碰到,不由的也是心中一凜,剛剛喝了幾碗酒的酒勁也一下醒去大半。

        杜壯行見門里武功最高的幾個高手都到了主船上,便喝道:“門徒們都退下,四坐堂和咱家一起擒了這廝”

        四坐堂便是一門里除了門主副門主外最高的四人了,武功修為自然也是極高,那四人高矮胖瘦都有,各執了兵器和杜壯行一起圍了上來。

        鐵浪一開始還沒在意,等那所謂的四坐堂一出手,便不由的驚出一身冷汗,這四人兵器分別是刀槍劍棍,兵器雖然不一樣,招式間卻有呼應,時而一攻三守,時而一守三攻,又或者兩攻兩守,當真是難纏,再加上那杜壯行再周邊瞧著,看見破綻便嗚的一刀砍出去。

        鐵浪苦于手里沒有兵器,只能勉力逃脫,伺機便用手里的銅錢甩出去,只是這四人互有攻守,聽風辨聲的便將銅錢打落。幸而鐵浪在九天絕谷里把那鳳舞九天練的爐火純青,這四人想要去打他,也是追趕不上,鐵浪便在船上來回飛竄,杜壯行無人便吆喝著罵著后面追趕。

        鐵浪心道,我就不信你們幾個人跑上一個時辰還能步調一致,到那時看我如何收拾你們。便有意的將飛竄的范圍放大,在四艘大船上來回跑,順手把些躲閃不及的門徒打下船去不少。

        杜壯行見鐵浪只是跑,自己這邊卻又追不上,便道:“門徒們都著了藤甲,射殺這廝”一陣忙亂后,鐵浪見這些人都披了件很奇怪的蓑衣,便對著自己射箭。

        如此一來鐵浪便不如適才從容,一邊躲了眾人射箭一邊還有提防著四坐堂的追擊,心道這些惡賊倒是有些手段,苦思良久也無脫身之計。

        鐵浪抓住一個門徒將身前的箭盡數擋去,便將門徒扔向四坐堂,自己一個縱身從船頭跳下,卻在舷上踢出一腳橫飛到了旁邊船上,這下駱馬門的眾人便失去了目標,都嗷嗷叫的往船頭跑去尋找鐵浪的蹤跡。

        就在這時,突然聽得一聲炮響,一艘巨船迎著東天的魚肚白破浪而來,那船上掛著一面暗紅的大旗,旗上繡一斗大的禁字,禁字下卻是一個更大的黃字。

        這一變故把鐵浪也嚇了一跳,心道這么大的一個船,若是他們的同伙,自己只怕要葬身魚腹了。

        鐵浪正在驚疑不定,那船上早有人高呼道:“殿前司禁軍步兵司神衛都虞候黃大人在此,賊人受降”

        鐵浪聽了又驚又喜,驚的是來的竟然又是禁軍,喜的是禁軍固然會為難他,卻不是這駱馬門的同伙,自己終究有周旋余地。

        杜壯行正找不到鐵浪,見禁軍的巨船直沖而來,便喝到:“先將這些官兵殺了,搶了這大船回去,門主重重有賞”

        這些門徒便都搭弓射箭射向禁軍巨船,只是距離尚遠,箭支紛紛落水。此時對面船上有個渾厚的聲音哈哈笑道:“鼠輩也敢弄弦,便讓你們看看黃爺爺的箭法”

        話音落處,一直長箭,粗如兒臂破空而來,噗噗噗穿透了三個駱馬門門徒鐸的一聲釘在甲板上,又是沒入一半。

        這一箭只把船上的眾人驚得肝膽俱裂,紛紛避開船頭找地方躲藏,杜壯行盯著這件端詳良久才嘶吼道:“這他娘的是哪吒不成,竟射了乾坤箭,快走快走”

        對面禁軍巨船業已在了幾十丈外,那射箭之人聽見了杜壯行的嘶吼笑罵道:“你這惡賊倒是有些見識,竟然識得本座,本座便是乾坤箭黃升”

        鐵浪在船舷上吊著聽了杜壯行要逃,便一個翻身,趁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一個急閃身,閃在杜壯行身前,一個鳳眼拳擊在杜壯行檀中穴上,杜壯行正準備回了船艙去了細軟跑路,哪料到鐵浪此時又敢翻身上船,一個不注意便中了這一拳,頓時兩眼一翻白,呃的一聲昏死在甲板之上。

        鐵浪用腳輕輕將他的鬼頭刀一踢,抄在手中道:“都別動,否則便要了他的命”

        那些門徒還有四坐堂都面如死灰的刀槍盡棄了伏在地上,那禁軍巨船轉眼便到了近前,船頭一人手里拿了一張巨弓,足有丈長,明顯便是適才射箭的黃升。

        黃升見鐵浪制住了一船的賊人也不由的暗暗吃驚,心道這少年只一拳便將駱馬門的副門主擒下,必不是常人,便哈哈笑道:“有勞小老弟相助,黃升有禮了”

        兩船一相接,黃升便從高出七八尺的巨船只是躍下,一邊吆喝著禁軍下來綁人一邊走向鐵浪。

        天蒙蒙亮起,只是雨卻沒有停,如絲的細雨籠著廝殺了半夜又歸于平靜的洪澤湖,鐵浪心里不由感慨:若不是自己親身經歷了,又怎會信這如詩如畫的煙雨淮揚河底竟沉了許多橫死的魂魄。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