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二十一章 執明樓主④

第二十一章 執明樓主④

        鐵浪和連忙打招呼報了姓名,那女子也報名道:小女子石竹,便是那石竹草的石竹

        近前道:姐姐怎的住在這么偏僻的地方,一個人不怕嗎?

        石竹淺淺一笑道:有什么可怕的?

        縮了縮脖子道:那烏鴉還有那些夜貍子,到處都是,怎么不可怕

        石竹笑的更深了:那烏鴉和雞鴨鵝有甚兩樣,那夜貍子也不過和豬狗一樣罷了,只要吃飽喝足,便不會侵擾人

        笑嘻嘻道:姐姐膽子好大,我便不行,一見了那些東西便嚇的腳軟一邊說話,一邊在洞里轉了一圈。

        鐵浪看了看這山洞兩丈見方,洞中除了一張床加幾個糧缸,再無其他擋掩之物,這里那里伸頭縮腦的看倒顯得過于仔細了。

        鐵浪便笑了笑道:姑娘緣何只在這里住了,不如去那鬧市里找個地方住,比這里方便的多

        石竹道:我爹娘便在這執明樓里燒死的,我要陪他們在這里

        嘆口氣道:姐姐祖上是開封何處?姐姐從未離開這里嗎?

        石竹道:我家祖居杭州,自從父母過世,我便一直在這里,偶爾也去杭州城里買些吃食

        拿出一枚金葉子遞給石竹道:姐姐如此清苦,又如此有孝心,實是妹妹的楷模,這金葉子便給姐姐補貼家用吧

        石竹看了看手里的金葉子卻道:一個人清苦慣了,若是有了錢財,恐怕就再難守在這里,謝謝姑娘了

        淡淡一笑將金葉子收起道:如此妹妹便不打擾姐姐的清修了

        鐵浪在山洞里站了一會便走出去,任和石竹在里面閑聊,江筐兒跟出來指著前下方一片郁郁蔥蔥的地道:這都是姐姐自己種的

        鐵浪點了點頭,正好出來便說:我們走吧,去別處看看

        笑了笑道:好的轉過臉來對送出來的石竹道:再見,孔小姐

        那石竹先是微笑著搖了搖手,聽叫了一聲孔小姐,不由的臉色大變,一頓才勉強笑道:妹妹記錯了,小女子叫石竹,石竹草的石竹

        聽了咯咯一笑道:石竹草乃北方草藥,從未過得淮河以南,姐姐說祖居杭州如何知道此草?

        見石竹愕然的看著半晌說不出話來來,便接著道:若說姐姐清貧已舊,淡泊名利我也是信的,但這金葉子任誰見了都免不了神情激蕩,只姐姐見了卻云淡風輕,想必是見過大財富的人物吧,是不是孔姐姐?

        這話一出,石竹黯然不語,    而鐵浪卻是驚得目瞪口呆,心道,難不成這女子便真是執明樓的傳人,只是緣何落魄到如此地步?

        石竹嘆了口氣道:我隱居此地十幾年,卻不料竟被一個丫頭識破,不錯,那執明樓的確是我家的,只是到了我這里已經破落到了這般地步,各位若是尋仇的便動手吧,若是打秋風的,還請去別處試試

        聽了笑了笑便躲在了鐵浪身后,和鐵浪錯身時挑了挑眉毛,意思是,我把她詐出來了,你想問什么便問吧。之前鐵浪曾將到杭州打探執明樓的事情大概給說了下,卻也不夠詳細,要想真正問答,只有鐵浪來。

        鐵浪看著冷冷看著自己的石竹心里有些不自然,心道這執明樓無論之前是否做了對不起武牧司的事情,如今淪落到如此地步,也無需再有什么處罰了。

        石竹姑娘,這執明樓是如何燒了的?鐵浪總算是想起來一個不算太尖銳的問題。

        我又哪里知道?我那時也不過有三四歲石竹戒備的看著鐵浪。

        鐵浪想想也是合理,三四歲的孩子哪里知道什么,便接著問:那執明樓里的人總不能一把火都燒了吧,其他人呢,不是還有半條街的商鋪嗎?

        石竹臉上一寒,怒道:你是何人,緣何問我家的舊事?

        鐵浪這才覺得自己的確有些唐突便道:我乃開封人士,之前有前輩親戚跟了孔老板到杭州來,只是十幾年來不曾有過聯絡,便讓我來找找看看

        石竹鄙夷的看著鐵浪道:信口胡說,我家就沒有開封籍的下人

        鐵浪一時語塞竟不知再如何應對,誰知在洞外接道:你前面說當時不過三四歲不知道那么多事情,現在又說你家沒有開封籍的下人,那你究竟是知道當年的事情還是不知道?

        石竹聽了臉色一變,嘴上卻還是強硬道:沒有開封籍便沒有開封籍,我說知道當然便是知道,說不知道便是不知道

        淺笑著進來,看著石竹道:我若不是出去看看,反倒被你騙了

        石竹恨聲道:就你這丫頭狐疑,我哪里騙了你?

        指了指外邊晾曬的被子道:你一個人緣何有如此多的被子來用?還有你那院落下那一堆堆的板結的生石灰又是哪里來的?做什么用的?

        石竹聽了臉色通紅道:卻要你管    更是氣的將桌上的一直茶杯哐的一聲扔在了門口的鍋灶里。

        鐵浪若有所思的看著,笑著對鐵浪道:公子,碎玉莊里曾有個極深的地窖來存放藥材和美酒,只是這地窖一深便容易犯潮,常日里便是用生石灰來干燥地窖,生石灰板結成塊了便重新換成新的進去

        鐵浪這才驚道:你是說這里有地窖?

        看著石竹淺淺一笑道:這地窖里想必住著至少四人,因為適才我輕輕嗅了嗅那曬著的被子,每條被子上的香氣都不一樣,分明不是一個人用的,這人的體香是一人一個樣的,斷做不了假

        石竹聽到這里不由的大吃一驚,起身吼道:便是胡說八道,快走快走

        那江筐兒聽見石竹怒喝不禁也進來看看,更是怯生生的看著三人,鐵浪見石竹驚怒,便知道是猜對了,便心里有了底道:在下和孔老板有極深的淵源,若姑娘果真是執明樓樓主,還請以實相告

        那石竹便道:我不管你和孔老板有什么淵源,我說不知便是不知

        鐵浪心道若是個男子,我便用強了,只是這么一個弱女子,我用強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于是便一時無計可施。

        卻咯咯笑道:我適才便覺得你無小姐家的氣質,現在看來,你這執明樓主是冒充的了,你一個丫鬟家的當然不知道這么多

        石竹聽了一愕道:你如何知道?

        只是咯咯笑,不再說話,鐵浪再一琢磨適才的話也便知道了,也跟著笑道:那就請姑娘讓你家主人出來一見吧

        石竹回想一下,也知道適才自己說錯了話,便不再吭聲,只是悶坐在那里連頭也不抬的裝聾作啞。

        鐵浪見她如此耍賴,便也表明了態度道:在下從開封不遠千里到了這里,只是想問清一些舊事,斷不會為難你等,你若只是這般抵觸,那在下便不走了

        石竹抬頭看了鐵浪一眼,眼中甚是無助和驚懼,只是仍不作聲。看著石竹如此耍賴便笑道:公子是大人物,當然不能出狠手,我一個小女子卻不計較什么名聲,我至少知道三四種手段,將這地窖里的人逼出來

        石竹聽了,又抬眼看了看,眼中充滿了恨意,卻不以為意道:你還想咬我不成?

        說完便掏出一枚金葉子對江筐兒說:筐兒,你可會趕馬車?

        江筐兒說:會,我給主家趕過拉糞的馬車

        便笑道:好,你拿了這錢,去杭州城里,把所有的乞丐都叫了來,就說這松風嶺下有好吃好喝的候著,你再去那錢塘酒樓,讓酒樓里好吃好喝的每日按一個金葉子往這松風嶺送

        說完便又笑著對石竹道:我保你不會讓我花了三個金葉子

        石竹驚怒的從凳上躍起便撲向,躲開又道:你莫要有甚僥幸之心,當我不知道這入口便在這院落里嗎?

        石竹聽了便發狂似的抓起了灶臺上的菜刀,惡狠狠的胡亂揮舞,這時便聽見洞外有個悅耳的聲音道:石竹,誰教你如此待客的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