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武牧江湖在線閱讀 - 第二十二章 別有洞天①

第二十二章 別有洞天①

        話音落處,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女子便進來,這女子一身水綠色從長裙,腰間掛了把短劍,竟是一個練家子。

        石竹看見這女子進來便一撇嘴,哇的一聲哭出來:“傅蓉姐,他們欺負我”

        那傅蓉也不理會石竹,徑直對鐵浪福了一福道:“我家小姐便在松風嶺上等候公子,請公子跟隨了我來吧”

        紅袖也跟出來,傅蓉卻道:“我家小姐只見公子,石竹,你且把這兩位客人伺候好了,不要懈怠”

        紅袖待要爭執時,鐵浪使了個眼神,也只得作罷。

        那傅蓉帶了鐵浪一前一后便往松風嶺上走,一路之上,傅蓉也不說話,只是偶爾停下來側臉偷偷看鐵浪一眼。

        鐵浪見這女子雖然會些武功斷不是自己的對手,便也不做什么提防,只是一邊走一邊看著四周的景象。

        到了松風嶺的嶺頂上,才知道為什么叫松風嶺,因為這嶺上果然有松樹——羅漢松,一大片一大片的羅漢松。

        傅蓉把鐵浪帶到一棵巨大的羅漢松下,樹下的一塊野石上坐著一個女子,約莫二十四五歲的樣子,正蹙眉在那里呆。

        傅蓉緊走進步過去低聲喚道:“小姐”

        那女子驀的回神抬頭看了看傅蓉,又越過傅蓉看了看鐵浪道:“來了”

        鐵浪在幾尺外站定了,施禮道:“在下鐵浪,拜會執明樓主”

        那女子嘆了口氣喃喃的重復了一句:“執明樓主”這才緩緩起身道:“若你認為我是執明樓主那便是吧,我叫孔飛云”

        鐵浪不由詫異道:“你不是執明樓主嗎?”

        孔飛云出神的看著嶺下那破爛不堪的執明樓道:“我父親曾是執明樓主,而我應該不是,或者說我父親也從來都不是執明樓主”

        鐵浪疑惑的看著孔飛云,琢磨了良久也沒弄清她說的什么意思,便道:“你父親至少是武牧司的人,這個斷不會錯吧”

        孔飛云聽了這話,臉上一寒,唰的一聲從腰間抽出一根軟鞭,執在手里道:“你是何人,緣何知道這么多?”

        鐵浪身后的傅蓉也嚓的一聲將短劍拔了出來,嚴陣以待,鐵浪卻漫不經心的挨著那裸出地面的巨大的樹根坐下道:“既然孔姑娘知道武牧司,那便好說了”

        孔飛云虛空里將軟鞭抽了一下,那鞭子一聲尖銳的破空之聲,啪的一響,面前的石頭居然被她一鞭劈開了。

        鐵浪見了心里也不由一驚,心道,這孔姑娘的鞭法當真驚人。那孔飛云見鐵浪看了看地上劈開的石頭仍然云淡風輕,心里也不由一怔,心道,難不成這都嚇不到他?

        孔飛云便道:“武牧司我當然知道,我父親生前曾不止一次的提起,你且說說你的來歷,若是你來歷不對,便不要怪本姑娘手下無情”

        鐵浪思忖良久,心想,這般看那孔方必是死了,這里只有這幾個女子,我倒是可以公開我的身份,看看她們什么反應,想好了,便伸手入懷去拿那黃龍令,身旁的傅蓉看他伸手入懷便將短劍伸出,欲抵在他咽喉處。鐵浪不動聲色的左手一抬,在她短劍上輕輕一彈,那短劍便錚的一聲脫出而出,直射在旁邊的一棵羅漢松上,直沒至劍柄處。

        孔飛云和傅蓉見了臉色都是大變,她們萬沒料到這年輕人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只一彈之力便能將劍沒入羅漢松里。孔飛云一心要先制人,便一抖手中的軟鞭,那軟鞭便悄無聲息的從鐵浪身后卷向鐵浪的脖頸。

        鐵浪右手早已將那黃龍令拿出,覺得身后隱隱有絲絲寒意逼來,也不回頭看,徑直伸出左手將那鞭稍抄在手里,輕輕抖了一下,孔飛云便覺得緊握鞭柄的手,虎口一麻,差點將軟鞭脫了手。

        鐵浪沒有給她再出手的機會,便將那黃龍令用二指捏著伸在孔飛云面前道:“孔姑娘可識得此物?”

        孔飛云看著這黃龍令,本來冷如寒霜的面目猛的一緩,那倒立的雙眉也松弛了下來,驚異道:“你,你,你這竟是黃龍令嗎?”

        鐵浪點了點頭道:“孔姑娘既然知道這是黃龍令,那也應知這執明樓的來歷了”

        孔飛云狐疑的問:“你這令牌何處得來的?”

        鐵浪笑道:“自然是受了封賜才有的,難不成孔姑娘以為我這武牧候是假的?”

        孔飛云聽了仍是不信:“你既然有這黃龍令,那你會不會黃龍十八掌?你且給我看一招,我方才信了”

        鐵浪笑道:“這有何難”便橫起左臂,右手立掌暗里運足內力,驀地從左臂上擊出,赫然便是一招龍戰于野,便聽咔嚓一聲,一丈外的一顆碗口粗的羅漢松應聲斷了。

        孔飛云和傅蓉都瞠目結舌的看著那棵斷了的羅漢松慢慢的滾下山嶺,半晌,孔飛云才回過神來,輕輕一抖手,將那軟鞭重新纏回腰上,上去一步單膝跪倒在地道:“玄武堂遞補堂主孔飛云拜見武牧候”

        鐵浪往旁邊一躲道:“孔姑娘且起來,我沒有如此多的禮數”

        傅蓉將孔飛云扶起,孔飛云便請鐵浪坐在她適才坐的石板上,自己也找了個角落斜著身子坐下道:“我父親曾給我留書言及武牧司的事情,我苦守此地十幾年便是要等到有武牧司的人來找我,只是這些年里不曾有人前來,我倒以為是父親弄錯了”

        鐵浪長嘆一聲道:“這些舊事,我也只知一二,此番前來的目的便是想找孔老前輩,來探尋武牧司當年一些事情始末”

        孔飛云看看天將午時,便道:“天近午時,便請武牧候到玄武堂里吃些粗茶淡飯吧,正好說說這些陳年往事”

        傅蓉聽了臉色一變道:“小姐,那玄武堂乃我們藏身之所,豈能讓這生人去”

        孔飛云淡淡一笑道:“我父女守這些東西已有二三十年,今日武牧候親至,我們交接之后便不用再在此呆著了,你不是極喜歡那西湖便的楊柳嗎,我們便去西湖便去住如何?”

        傅蓉聽了不由一愣,隨即喜道:“小姐可不要騙了我,若是當真能離了此地,那便請公子這邊請吧”

        孔飛云卻道:“武牧候便由我帶了從這頂道下去,你這便去石竹那,帶了那姑娘也從下道進玄武堂吧”

        傅蓉聽了便走,走出幾步便又道:“石竹那還有一個小乞丐?”

        孔飛云道:“石竹只有打那江筐兒的辦法,你去吧”

        傅蓉聽孔飛云說她們很快就能離開這松風嶺去杭州城里生活,心下歡喜不已,便雀躍著趕下嶺去。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